·给我留言  ·文学襄军网首页  
尚正友
    首页 作家简介 
刀二爷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时间:2006/7/2 22:23:16  阅读:1979次

 刀二爷 
                      □尚正友    
  

     刀二爷年逾古稀,却仍然是个火性子。在马家庄,只要提起他,许多人都会摇着头说:“这爷们惹不起呢!”
  刀二爷中等个儿,圆盘脸,长着短短的络腮胡。在他满是皱纹的额头下面,有一对像猫儿一般的黄眼珠,那眼睛要是瞪起来,便会放出逼人的凶光。他的两片嘴唇说不上很厚,大概由于嗜好喝酒的缘故,这唇皮经常泛着乌色。
  马家庄实行大包干后,第一年割小麦的时候,同村的马华堂误割了刀二爷家的一溜小麦。刀二爷到地里一看,顿时火冒三丈,当时便与马华堂吵了起来。那马华堂也是村里一个“横头”,两人互不相让,越吵越凶,后来竟打了起来。刀二爷恶从胆边生,摸起一把割麦的镰刀,斜刺里向马华堂砍去,马华堂下意识地低头一躲,脑顶上的头发竟被齐刷刷地削断了一片。马华堂吓得拔腿就跑,边跑边求饶:“二爷,我服你了。下回再惹你是王八蛋!”就那样,刀二爷拎着镰刀还在后面追了好远。
  刀二爷虽然脾气暴,但是他对老婆张八妹却非常地好。当年,张八妹是远近出名的一朵漂亮的花儿,好多有钱人家的公子想娶她,她眼角儿扫都不扫。可她却偏偏看上了家境并不富裕的刀二爷。刀二爷掂着脚儿将张八妹娶回家来,心里感到欠了八妹的情义债,总想找机会报答她。那时候,新中国还没成立,马家庄这一带经常闹土匪。有一年,县长的姨太太从县城坐轿子回娘家,路过马家庄的时候,在茅草洼里遭了抢。一伙土匪将县长姨太太准备送给娘家的金银手饰和猪羊鱼肉抢了个精光,还把两个护送姨太太回家的马弁和几个抬轿人给打伤。刀二爷听说后,也跑到茅草洼去捡“洋捞”。他到那儿啥也没捞着,只在茅草丛里捡回一双绣花鞋。那双还是崭新的绣花鞋,红缎铺面,金丝绣莲,花儿栩栩如生,真是精巧极了。刀二爷像宝贝似的,拿回家给老婆穿。张八妹问他从哪里弄来这双鞋,刀二爷眯着眼神秘地说:“我专门请人从县城给你捎回来的呢!”张八妹舍不得穿,便把这双鞋珍藏了起来。那县长姨太太吓得屁滚尿流地逃回县城,向县长哭诉了被抢的经过。县长一听勃然大怒,立即派县警备队和保安团前来剿匪。结果,土匪没剿着,却把刀二爷给抓进了县大狱。刀二爷受尽折磨。要不是县城很快被解放军打下来,他只怕是早就没命了。刀二爷从县城被人抬回来,在家里躺了三个月才下床。从那以后,张八妹每一次将那双绣花鞋拿出来看时,都要落一回泪水。逢到这情景,刀二爷总要在一旁劝慰一番:“流什么泪呢,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了吗?”张八妹擦掉泪水看他一眼,唏嘘着说:“看到这双鞋,就想起你在县大狱受的罪,咋不叫我伤心呢……”
日子如水一般地流逝。刀二爷的生活终是紧紧巴巴的,但是两口子却恩恩爱爱地过来了大半辈子。他想让老婆过得好一些,张八妹也生着法儿让丈夫穿裹得净靓一些。其实,刀二爷自已也是比较讲究的。张八妹用自家纺的蚕丝,给他做了一件淡黄色的绸衫儿。只要进入热天,凡是遇到走亲串友的活动,刀二爷都要穿在身上摆弄一回。那一年,他的二女儿春枝坐月子,他穿着绸衫儿到春枝家吃满月酒。他打着一把带花的凉伞,走路带着风,将绸衫儿吹得一飘一飘的。路过乡政府门口的时候,恰逢乡里的曾乡长站在那儿与人说话。曾乡长指着刀二爷随风飘动的绸衫儿,笑着对人说:“你们瞧,那老头儿好像南洋来的商人呢!”刀二爷装着没听见,笑眯眯地低着头往前走,那身上的绸衫儿于是就飘得更加活泼了。
自从那次见到刀二爷,曾乡长便对刀二爷的绸衫儿留下了深刻印象。秋收的时候,曾乡长到马家庄了解农事,特意上门看望刀二爷。张八妹见乡长来家,忙着烧水泡茶,并颠着小步儿跑到茅草洼,将在田里干活的丈夫和大儿子喊回来。刀二爷一进家门口,握着曾乡长的手,好半天都没放下。“你的绸衫儿呢,今天怎么没穿啦?”曾乡长笑嘻嘻地问。“走亲戚的时候才穿,今儿个在田里干活,哪能穿那个呢!”刀二爷脸上有点发讪起来。说话间,便已到了中午,曾乡长要走,刀二爷非要留他吃饭。他让大儿子拿杆三股铁叉,到清凉河去扎老鳖。刀二爷年轻的时候,是扎鳖的高手,现在腿脚不灵便了,他便把扎鳖的技艺传给了儿子。大儿子出去了不久,便从清凉河里扎回两只野生的肥鳖。中午炖了一锅鳖汤,刀二爷和曾乡长喝着土造的包谷酒,吃着鲜美的鳖肉,两人很是投机地说了一中午话。末了,那喝酒的家什,也由小盅儿换成了小碗。曾乡长一见酒碗,便想推辞。刀二爷双眼瞪了起来:“乡长,瞧不起我刀老头了?”曾乡长定神看那眼里的凶光,心里有些发怵,于是赶紧说道:“哪里哪里,你刀二爷敢用碗喝,我曾某也不会拉后!”刀二爷转怒为喜,咧开乌嘴唇说:“对呢,这才够意思!”于是,他们便用小碗喝开了。酒足饭饱,临走的时候,刀二爷拉着曾乡长的手,舌头打着转说:“曾,曾乡长,下,下回还来啊,还来,来吃鳖肉……”曾乡长腆着肚儿,满面红光地答应着:“好,好的。我一定要,要来!”然后摇摇晃晃地走出门去。
刀二爷怕曾乡长在路上摔跤,一直将曾乡长送过茅草洼,才趔趔趄趄地转来。 

 
 
 

此文章暂时没有评论

 
作家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书籍诗选杂志刊物设计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 NEW10
 
 
 
 
 
 
 
 
 
 
热门文章 TOP10 点击
 
 
 
 
 
 
 
 
 
 
作家尚正友
地址:襄樊日报社  邮编:441021   电话:3903658
网址:www.xfeb.com/shangzhengyou  邮箱:szy008@tom.com
内容维护:尚正友
技术支持:万笛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