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文学襄军网首页  
崔新建
    首页 作家简介  小说  散文  纪实  评论  汉语新诗 
父子理发记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时间:2008/11/17 22:19:33  阅读:2509次

          儿子从小不喜欢理发。每次到了非理不可的时候,都要和他打半天嘴巴官司,他不是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脱,就是提出一些让人难以满足的条件。这样,就每每让他的计谋得逞,任由他那满头又黑又浓的头发像夏天的野草一样疯长。

这一天是810,星期天,北京正在举办2008年奥运会。我从睡梦中一觉醒来,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窗外的光线太刺眼,我顺手擦了一把头上的汗,向里面侧了侧身,看到了和我躺在一张床上的儿子。他只穿了一个小裤头,一条腿架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一边轻轻地晃着,一边捧着本《淘气包马小跳》正看得津津有味。我说:“儿子,你的头发太长了,今天必须理了。”他把目光从书本上移开,看了看我的表情,又很快移了回去,说:“真的很长了吗?”我说:“是的,再长就比你妈妈的头发还要长了。”他好像是被我这句话吓住了,叹了口气说:“好吧好吧,我跟你去理就是了。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让我把这本书看完行不行?”“不行!”我的态度很坚决,“你只可以提一个不耽误时间的要求。”“好吧,”他说,“我想和你到外面去吃早餐,放心,我不想宰你,牛肉面就不吃了,只吃一碗豆腐面,外加一个鸡蛋。”“批准,马上起床!”说实话,这段时间早饭一直在家里吃,嘴里面寡淡得很,还真有点怀念豆腐面里牛油的味道了。

大约10分钟后,父子俩穿戴整齐,洗漱完毕,一前一后下了楼。

走出小区,来到门外刚开的一家面馆前,我们向老板要了两碗豆腐面,外加两个鸡蛋、两杯豆浆。儿子吃得津津有味,满头大汗,他把面条吃完,才开始认真地对付那个鸡蛋。他先把上面一半蛋清吃掉,然后用筷子把里面的蛋黄夹成几块,一块一块在汤里蘸着吃,最后,下面一半蛋清里只剩下一些夹不起来的蛋黄末末,他又灌进去一些汤汁,在里面搅了搅,做成一小窝儿蛋黄羹,用筷子把那一半像只小碗样的蛋清夹起来,送到嘴边,先喝光了蛋黄羹,最后才一口把蛋清吃掉。这小子,吃个鸡蛋就能吃出这么多道道儿来。转念又一想,没办法呀,谁让他是穷人家的孩子呢!

吃过早饭,儿子跟着我向理发店走去。我们家住在襄城东门口闸口二路的中段,每次理发,都要去南边的丁字路口,那儿开着一家“好邻居”超市,还有一个“四季青”菜市场,算是这一带最热闹繁华的地方。在超市的斜对面,就有两家打着“传统理发”招牌的小店。

不过两三分钟的样子,我和儿子来到丁字路口。走到马路对面,上人行道,再走上几步,就到了第一家理发店。站在门口一看,只见里面光线昏暗,烟雾缭绕,仅有的两张理发椅早被人占了去,那位中年理发师傅正和他的小徒弟忙得不亦乐乎,连招呼也顾不上和我打。最要命的是,店里那张已经分不清颜色的破沙发上已经挨挨挤挤地坐了好几个人,还有两个人没处坐,就在满是头发茬子的地上站着,还不停地扭来扭去,变换着姿势。

这家不行换那家。我和儿子又来到另一家“传统理发”店,天哪,里面同样是人满为患。人啊人,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

完了,完了。我转过身去,向儿子摊开了双手:“看来这头发还真的理不成了。”儿子没吭声,他想尽量做到不动声色,但是他的眼睛已经眯起来,嘴角也开始微微地上翘,这样的表情显然出卖了他——这小子,他在心里还不知道怎么高兴呢。

想到这一点,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好像一时又找不到发作的理由。憋了半天,才用命令的口气对他说:“走,跟我到菜场买菜去。”

四季青菜场里的菜品种齐全,琳琅满目,鸡鸭鱼肉和各种蔬菜水果应有尽有,却一点儿也吊不起我的胃口。转了半天,买了一块烧锅豆腐、一斤绿豆芽,总共才花了三块钱。我手里提着菜,儿子跟在后面,父子俩一声不吭地往回走。

走出菜场,穿过马路,路过一家“芝麻专业美发基地”门前,门楣上方的招牌很打眼,我不由得放慢脚步,朝里面看了看:十平米左右的面积,地面上铺着浅色瓷砖,正对门口挂着一幅兰绿色调的窗帘,左右两边墙壁上镶着明亮的长镜,每一面镜子前面摆着一把红色的椅子。屋里总共有三个人,一个长得瘦瘦小小的男青年正在为一位顾客理发,还有一个个头稍高的长发女孩,手里没活儿干,在门口儿闲站着。看来“基地”生意清淡。说实话,我向来对这些美容美发店没有好感,除了装修花哨环境好点外,开店的大都是一些小哥哥小姐姐们,态度差不说,手艺也好不到哪儿去,大都是些三脚猫功夫,价钱还贵得要死。

看到我们父子,长发女孩露出微笑,是那种很干净的笑。她用普通话轻声地问道:“是要理发吗?”

“给小孩理要多少钱?”我还是先问问价钱再说。

“三块。”女孩儿说。

我有点儿意外,心想:三块?不会吧!那不和“传统理发”店一个价了。

“理不理?”我犹豫着问儿子。没想到儿子一点儿没表示反对,他点点头,一声不吭走到里面的一张空椅子前坐下了。

“留长点儿还是短点儿?”女孩的问话还是轻轻的。

“他头发长得快,短点儿吧,剪个小平头。”

“好的。”

女孩为儿子系好围布,拿起电推子,又柔声指挥他挺胸、抬头,在椅子上坐好。随着推子“嗡嗡”的轻响,儿子的头发一缕一缕掉落在地面上,不一会儿,他那长满野草的脑袋就被修剪得齐齐整整了。

这时候,那位瘦小个子的男青年为顾客理完了发,拿了把刷子走过来,为儿子清理沾在脸上和脖子里的碎发。清理干净之后,男青年解开儿子身上的围布,在旁边抖了几下,重新系好,又继续围着儿子忙活起来。他一会儿用推子,一会儿用剪刀,精心修剪他认为没有理好的地方,态度认真得让人吃惊。在理发的同时,他还用外地口音和站在旁边的女孩小声交谈着,像是在向她传授技艺。

又过了足足二十分钟,儿子的头发终于理好了。女孩让他在靠窗户的洗头床上躺下,用热水为他洗净了头,整个理发程序才算是全部结束。面目一新的儿子对着镜子挤眉弄眼,流露出十分得意的神色。说真的,从12年前出生到现在,他在理发时还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的礼遇呢。

本来自己的头发不算长,没打算理的,却觉得头皮这时候无端地痒了起来。我伸手在头上抓了几把,有些心虚地问:“给我也理一个吧?”

“当然可以,”男青年对我笑了笑,“让她先给你洗一下头吧。”

我在洗头床上躺下来,整个头部正好放进凹型的瓷盆里。女孩打开热水器开关,柔和的水流喷涌而出,打湿了我的头发,开始是一片,很快就扩展到了整个头部,温热的气息顿时弥漫开来。女孩又在我的头发上抹了些洗发膏,双手轻轻揉搓了一阵,再用热水冲洗干净……我感觉热量源源不断地从头部向全身扩散,身体越来越轻,轻得像一片薄薄的羽毛,只要风一吹,就会飘到天上去。

洗完头发,我浑身轻松地坐在了理发椅上。男青年为我系好围布,然后拿起一把梳子。他前梳梳,后梳梳,左梳梳,右梳梳,梳了半天迟迟不肯动手,倒是无端说出一句让我意外的话来。

他说:“人多的路上不长草,聪明的脑袋不长毛,老板,你的头发真是少得可怜啊。”

我看了看镜子里自己纤细稀疏的头发,觉得有点儿对不起他,就底气不足地问道:“是不是头发太少不好理啊?”

他说:“确实是有点难度,你的头发太少了,不能剪太短,太短了头皮就露出来了,不好看。但也不光是这个问题,我是在想怎么设计一个最适合你的发型。”

“是吗,那你觉得我应该理一个什么样的发型呢?”

“你看啊,你的脸下部比较短,是个典型的娃娃脸,但是你的额头比较高,可以说天庭饱满,所以呢,前面的头发要尽量修短,把额头露出来,这样,你的脸型看上去就像鸭蛋脸了,也比较符合中国人的审美标准。”

天哪!一个小小的理发师,居然能说出“审美标准”这样的字眼儿,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我从镜子里认真端详了一番自己。说真的,理了几十年头发,还从来没有理过他说的发型。不过,为了他刚才的一番高论,为了“鸭蛋脸”,我愿意去尝试。

“好吧,”我说,“就按你说的理。”

得到我的肯定之后,男青年才正式动手了。他先用剪刀一绺一绺地剪,再用推子一下一下地推,推完之后,又换了把剪刀一点一点地修。理完发,该刮胡子了,这是最后一个环节,也是最见功夫的地方。他放倒座椅,让我身体后仰,用手蘸了热水在长胡子的地方来回搓了一阵,然后用热毛巾敷,敷完之后涂上剃须膏,用剃刀一点一点刮去面部的胡须。我闭上眼睛,任凭刀刃像蜻蜓翅膀一样轻轻地掠过脸颊,倾听着胡须断裂时发出的“嚓嚓”声,想起当年在学校实验田里收割庄稼的情景,感到无比的受用。

在理发的时候,男青年还断断续续地和我聊着天。他说,他的剃须刀用的是一次性刀片,比传统剃刀更卫生;他又说,理发是“毫毛技艺,顶上功夫”,关系到每个人的脸面,所以细节很重要,来不得半点马虎;他还说,他和女孩都是外地人,老家江西的,初来乍到,混口饭吃不容易,还请以后多多关照……

刮完胡子,他用吹风机把我的头发吹干,又把头发梳整齐,终于大功告成。最后一算账,总共收了八块钱。

走出“基地”,竟有点儿意犹未尽。我转过头去,又看了一眼门楣上方的那块招牌,想到自己此前对它的偏见,不由得感到汗颜。

走在回家的路上,感到神清气爽。儿子跟在我的旁边,高兴地说:“爸爸,我以后再也不怕理发了,下次我们还到这儿来,好吗?”

我说:“好的。”

儿子又说:“爸爸,我觉得你的发型怪怪的,不像是你了。”

我说:“傻儿子,这是我的新发型,鸭蛋脸,你懂什么?”想想觉得自己的口气重了点,就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习惯就好了。”

2008-11-8

 
 
 
标题: 多谢兴林
评论人: 崔新建 发表时间: 2008/11/25 23:37:17
内容: 多谢兴林李校长。您错爱了。这篇小文,本系写平淡生活中的情趣,您能够从中领略一些风景,本人深感欣慰。再一个,也是想再检验一下自己的叙事能力。如果读者能够读得下去,不觉长,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了。
标题: 受用!
评论人: 李兴林 发表时间: 2008/11/21 19:35:13
内容:

崔哥轻易不出手,出手必是妙文,读来酣畅淋漓,十分受用。

赶明儿也到“基地”去请“拉登”同学帮忙设计一个发型!

许久不见,顺便问候一声!

标题: 多谢
评论人: 崔新建 发表时间: 2008/11/21 8:39:01
内容: 多谢艾子、李征、远超各位文友,长时间不提笔,手生了,还请多多指教。
标题: 生活情趣浓厚
评论人: 曹远超 发表时间: 2008/11/19 21:04:07
内容: 崔老师的这篇文章,生活情趣浓厚,内容情节真实,语言质朴生动,拜读了。
标题: 欣赏问好。
评论人: 大刀李征 发表时间: 2008/11/19 14:10:15
内容: 任凭刀刃像蜻蜓翅膀一样轻轻地掠过脸颊,倾听着胡须断裂时发出的“嚓嚓”声,想起当年在学校实验田里收割庄稼的情景,感到无比的受用。
------------------------------------------------这是最后一个环节,也是最见功夫的地方。轻不的,重不的,蜻蜓翅膀一样的感觉不好。
下一页     共6条  每页显示5条  第1页  共2
 
作家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书籍诗选杂志刊物设计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 NEW10
 
 
 
 
 
 
 
 
 
 
热门文章 TOP10 点击
 
 
 
 
 
 
 
 
 
 
作家崔新建
地址:襄樊电视台  邮编:441021   电话:13697211949
网址:www.xfeb.com/cuixj  邮箱:cxjzp@163.com
内容维护:崔新建
技术支持:万笛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