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文学襄军网首页  
崔新建
    首页 作家简介  小说  散文  纪实  评论  汉语新诗 
五道峡游记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时间:2006/7/19 23:02:27  阅读:2235次

  

 

乙亥年春,吾与童启稔先生赴山城保康。适逢好友德琳随考察小组进峡,邀同往,欣然应之。当其日,爬山涉水,攀崖入洞,峡中美景,一览无余。又,途迷不得路,几欲丧生。至今思之,当日之情之景,历历在目。遂作此文,以志纪念。是为序。

初入五道峡       

 

二月二十一日,至保康。二十二日晨七时许,驱车沿保宜路南行二十二公里,过后坪镇,至五道峡大桥。弃车,由大桥峡口处鱼贯而入。及足踏卵石之上、耳听溪水潺潺、仰望一线青天时,方察已置身峡底矣。

峡中宽约四丈,南北两侧山体挺拔对峙。盖“峡”乃“山”与“夹”二字组成,有两山同向平行而立直指蓝天之意。当其时,春日初升,朗照峡底。枯草金黄,新枝嫩绿。山风徐来,乍暖还寒。不由令人神清目明,游兴大起。

溯溪西行,峰回路转。脚下溪流时隐时现,时窄时宽。未几,便见南侧山势渐缓,一股清泉自岩石中喷出,呈扇形流向峡底。伏而视之,则见白色水花在赭色岩石上奔腾跳跃,变化万千,方信古人“水在石上流”之语无谬也。

舍泉而去,则北侧之山渐远渐缓,南侧之山渐近渐陡。溪水至此断流,隐入石罅,却又观绿树满目,红花几处。脚下巨石横卧,枯枝参差。复行数步,则人已至石壁之下,举首不见天日。有细流自壁上垂流而下,于空中散作几缕,成为水帘。以手触之,乃温泉也,当地人称“仙女浴”。

西行数十步,峡底渐宽。丛生灌木,阻拦道路,人迹已罕至矣。遂以刀具披荆斩棘而行。至弯处,又见一干涸石槽,长约两丈余,槽底平坦如砥,不知何力使之然也。此时红日当空,疲意渐起。向导建议小憩片刻,以利前行。众人欣然应之。

 

涉足天女潭

稍憩,复起而行之。方行数十步,则感有阴寒之气扑面,前方忽现一潭。两侧巨木,依山势而立,遮天蔽日,不可数计。向导以麻绳绳之树上,抛过绳头。众攥绳踏壁战兢兢依次而过。

深潭过后,顺峡底左侧西行。行数步,前方又无路可行,只得由虎口状峭壁通过。便手抠石缝,目视足底,亦步亦趋,大气不出,伏而徐徐过之。恐稍不留神,则失足峡底矣。

虎口方过,豁然开朗。但见足下潭水清冽,光滑如镜;四周树木环合,翠绿如屏;峡底阳光普照,宽广若厅。当地人称“天女潭”。计而数之,则见七小潭,一大潭,据传为七仙女与王母娘娘沐浴之所。观其右侧,石壁刀劈斧削,若巨型石梯,高耸入云,疑鬼斧神工使然;观其左侧,一瀑布似由天而来,飞流直下,訇然有声;观其前方,峭壁当道,高不可攀,已为绝境;观其来路,则见溪水汩汩有声,奔流东去。两岸石壁纹理袒露,枯叶遍布,寸草不生,已不知由何处至此矣。

峡底水中之石,出而为陆地,故人得以立足。峡中之大树,为山洪冲倒或狂风卷覆,横卧沟底者不计其数。且积年累月,采天地之灵气,聚日月之精华,又萌新枝嫩芽,为天然巨型盆景。峡中之巨藤,可分两类。一类出没于峡底石缝中,受两侧地壳之力,其状直如笔;一类攀附树上,蜿蜒曲折,若巨蟒狂舞。更有一奇,乃潭中之物。潭水至清,至清则无鱼,却又见众多螺蛳吸附水中石上,大小如米粒。捉而视之,方知为磁性碎石,乃大呼上当。

至此,总长十里有二之五道峡已为吾等贯而穿之。时又值正午,遂拾柴烧水,以方便面果腹充饥。

 

途迷无名谷

 

餐毕闲谈,谈及险处,众人皆以去孙家寨之途为甚。孙家寨,乃清咸丰年间一孙氏富绅为避战乱而修,位居悬崖之上,无路可通。据传寨中时有鬼怪巨兽出没,险恶至极,无人敢至。言及此,众人皆欲亲临其境,以壮此行。即刻分作两股,相约以呼叫之声为号,保持联络,遂分由瀑布两侧攀缘而上。

吾随三人,由左侧之陡坡攀之。始,山势虽险,尚有树木草藤可攀。愈前行,则其步亦愈难。其间不少奇花异树,无心赏看,又观兽矢遗于道、兽毛挂于枝者,亦无心辨察。尚遇兽行之道,可以立足稍憩者,则相顾大喜。至此,亦方知“羊肠小道”之本义,乃纤细曲折若羊肠,专供野兽出没之道也。

途中向导迷路,率吾等上下攀爬,徒劳心力。其时已日没西山,峡中光线渐暗,远处之山渐远,疑为异境。鸟兽隐没,不闻其语;高峡空谷,寂寥无声。时有同伴不慎踩落危石,坠入谷底,良久方闻落地之声。闻声而色变,乃瘫于立足之处,望天大喘。回首来路,无迹可辨;转视眼前,亦无路可行。众人方知已身陷绝境,乃毛发直竖,额冒冷汗,两股战战,以为必葬身于此矣。

未几,忽有呼喊之声自对面绝壁传来。众人闻之大振,遂以双手作喇叭状置于口上,欣然长啸应之。此后彼此遥相呼应,相约会师于峡底。吾此时亦抖擞精神,紧随德琳,冒失足峡底之险,自绝壁徐徐而下。两股人马终得相会之时,人人喜形于色,彼此握手问候,似多年不见。

 

探险孙家寨

 

沿峡底前行片刻,向导曰,已探知孙家寨方位。遂将两绳首尾相接,合二为一。众人咸借长绳之力缘峡右之壁攀之。上攀十余丈,有石阶现于前,宽约尺许。顺阶而上,面前忽有石墙当道。人告曰,此即孙家寨矣。

石墙由青色页岩砌成,宽约两尺,因荒芜日久,已损毁多处。墙角立于石壁之上,摇摇欲坠,人手不敢触。由门而入,则见一人工开凿石洞。洞内空旷无物,深两丈,高可丈许,两侧地面高出数尺,为矩形,盖就寝石床也。左侧壁上,竖刻有“咸丰元年孙仕宦修”字样,为楷书;右壁另刻有字,其文漫灭,已不可辨。洞口之地有浮土,约两尺见方,其迹可疑,众围观良久,怕中机关,遂小心避之。

出寨而下数丈,另有一寨,两寨有石阶相通。此寨石洞较上寨为大,状则相似。洞口生一参天古树,洞右有一石臼,盖作舂米之用也。

复至峡底,迤逦而行,忽有巨石当道。巨石嵌于两壁之间,宽约丈余,高约两丈。有溪水自其上顺流而下。乃树巨木以为梯,登而攀之。攀至石上,光线渐明,亦有石板路通至山外,方信性命无忧矣。由是人人大气长出,欣欣然互慰之。沿谷底拾阶而上,又行十里许,至麻坑林场。此时天色已暗,童启稔先生早已乘车至此等候多时。餐毕,沐温泉浴而眠。

 

造访蟠龙洞

 

越明日,复自峡口入。西行数十步,由峡壁之左攀登而上。比之昨日,如履平地。盖因有立足之处也。上行十余丈,面前忽现一洞,即蟠龙洞也。

洞口宽阔,状若人口。有一石龙张牙舞爪,伏于壁上,蟠龙洞之名即由此而来。自洞口向内视之,漆黑一片。遂借手电之光相携而入。始,洞内尚宽,地面尚平。愈前行,其洞愈狭。地面时凸时凹,行走极难。更有怪石乱笋,或由地下耸出,或自洞顶垂下,参差交错,形状各异。稍不留神,则不能免磕碰之灾。

行数十步,洞内遽然变宽。洞顶倒悬无数蝙蝠,因受灯光惊扰,皆振翅乱飞。一时间“扑扑”之声不绝,时有撞于人首之上者。方是时,人人皆以手护面,曲膝缩颈而行。手电方灭,蝙蝠稍安;手电复明,则其又躁动如初。愈前行,观其愈众。及至洞底,蝙蝠已密集如蜂群。中有一巨型蝙蝠,大如乌,盖蝙蝠王也,因受光线惊扰,怪叫数声,弃顶而去。众蝙蝠皆蜂涌尾随之。一时间,蝙蝠之矢如骤雨。洞内之人,无一免此淋矢之祸。

洞底距洞口约百步有余。众返至途半,见洞左上侧又生一洞,乃“钻天洞”也。徘徊良久,不敢入内。时巧遇一年少山民,入洞集蝙蝠之矢。问其用,乃作育秧之肥也。遂许以利,请其引路。山民应之,取一匿于洞内之油瓶,点灯率众依次而入。吾乏力至极,又因洞内之气浊恶,游兴索然,即返洞口候之。良久,众人方出,皆言钻天洞深险不可探。

呜呼!全五道峡之景,“险奇峻秀”四字可概也。四字之中,尤以“险”字为甚。吾虽未访尽名山大川,然五道峡之游,足以令吾今生无憾矣。

同游者,保康县委副书记尚国功、县委办副主任李江海、县委组织部楚凡、县林业局长张敬益、县电视台记者田德琳、后坪镇镇长刘世才、副镇长宋进云,五道峡工程开发指挥部尚永康、县委办司机周明华、后坪村党支部陈兴康,计十人有一,自此皆为生死之交。

 

                                               时年十月十九日于静远居

 

 

 
 
 

此文章暂时没有评论

 
作家登陆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书籍诗选杂志刊物设计
文章搜索
 
最新文章 NEW10
 
 
 
 
 
 
 
 
 
 
热门文章 TOP10 点击
 
 
 
 
 
 
 
 
 
 
作家崔新建
地址:襄樊电视台  邮编:441021   电话:13697211949
网址:www.xfeb.com/cuixj  邮箱:cxjzp@163.com
内容维护:崔新建
技术支持:万笛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