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方式 ·留言板    
淇濆悍浣滃缃
您的位置→文章欣赏→小说
扶贫记
作者:流浪的松鼠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6日  阅读数:257  查看评论  
    崔岗村是襄州区远近闻名的贫困村。自从区人民医院和崔岗村结成了贫困帮扶对子,区人民医院的王院长就成了这个村的常客。在区人民医院的帮扶下,崔岗村在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便发生了令人可喜的变化:先是户户通了水泥路;又是在自古靠天收的田间地头打了深井修了水渠;接着是……。每当王院长走进崔岗村,看到崔岗村的新村新貌,王院长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可一想到崔岗村有两户特殊的贫困户时,王院长的心里又立马变得沉重起来。
    崔子牛原本是一个身强力壮又肯吃苦耐劳的人,靠着一手儿上好的泥瓦匠活儿早早的奔上了小康,但天有不测风云。五年前的一场车祸给崔子牛留下了双下肢高度截瘫的严重后果,使这个原本小康的家庭一下子又回到了解放前。
    医生出身的王院长深知双下肢高度截瘫的严重后果。这种病不仅会使人基本丧失劳动能力,还会使人的下半身完全没有知觉,大小便完全失禁,且终身不能恢复!想到崔子牛那渴望健康的目光,想到崔子牛那一双刚刚进入高中的儿女,王院长叹了一口气,他一大早就吩咐司机小刘:“小刘,咱们今天再到崔岗村去看看。”“第一站还是直接到崔子牛的家里吗?”小刘好像很了解王院长的心思。王院长点点头,皱起眉头说道:“今天的任务比较重,咱们要抓紧时间,崔岗村的贫困户都等着咱们。”
    崔子牛正坐在轮椅上看电视,看到王院长走进家门,第一句话便感激地说道:“王院长,你又来看我们了!我崔子牛一家该怎样感谢你呢?”王院长走近崔子牛,拉着崔子牛的手说道:“这都是党的政策好,我们不能落下一个贫困户!”“王院长,”崔子牛转了话题又说道:“什么时候我出车祸时花的十几万能报销就好了。”崔子牛的这一句话又深深地刺痛了王院长的心。对于崔子牛的那一场车祸,王院长早已了解得一清二楚。
    五年前的一个下午,崔子牛骑着自行车从农田里回家,在村东头的路口被邻村一个中等弱智的人开着拖拉机撞倒在地,造成崔子牛如今的现状。那个人一贫如洗,没有一点儿能力赔付崔子牛巨额的医药费。虽说崔子牛也入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但新农合有规定——凡是有第三方责任人造成的意外伤害新农合均不予报销!
    王院长用力地握了握崔子牛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新农合当初设计这个政策,主要是防止有人恶意套取新农合基金,确保新农合基金安全运作,但现在看来这个政策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去年年底,在全区的卫生工作会议上,我已经把你的遭遇当做一个典型在大会上作了通报,希望今年在制定新农合政策的时候能够更加的人性化。”
    崔子牛一连地说了几声谢谢。王院长又吩咐小刘取来公文包,并亲自从公文包里取出伍佰元和一张表格递给崔子牛说道:“我们医院这次给你带来了伍佰元慰问金,你在这张表上签个字。”崔子牛推开王院长的手说道:“我并不是一个懒惰的人,我的双手还能劳动。我要靠我的双手来养活我自己,我不想给党和政府添一点儿麻烦——上次你自掏腰包给我买了化肥和种子——这辈子我怕是还不上你了,下辈子做牛做马我也要报答王院长的恩情。”
    “你能够早日脱贫就是对我们最好的报答。党和政府一再教导我们——不能仅仅给你们带来一些物质上的帮助,而是要考虑如何使你们从根本上脱贫——我们医院里电梯工的工作主要是坐在电梯里负责电梯的升降。这个活儿比较简单,我们院党委上个月已经研究决定,医院里的电梯工全部从崔岗村的贫困户里招录。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先安排你到区劳动就业局学习一段时间,然后直接到我们医院上班。”崔子牛使劲地点了点头,言语也有些哽咽了:“王院长,我一定好好工作,争取早日脱贫!”
    从崔子牛的家里走出来,王院长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最让他放心不下的第二个贫困户——崔二炮的家里。崔二炮是个单身汉,五十多岁,年轻时曾娶过一个老婆,还育有一个儿子,但崔二炮天生一副懒筋,整日里除了游手好闲好吃懒做不说,还脾气暴躁,和老婆一言不合便对老婆拳脚相加。他的老婆实在受不了他的虐待,扔下年幼的儿子改嫁了。从此,崔二炮变得更加变本加厉,现如今,崔二炮的儿子也早已到外地打工多年。按理说,崔二炮的家境应该逐渐好转才是,谁知这崔二炮的儿子完全继承了崔二炮的基因,在外地混了这些年也从来没有给崔二炮寄过一分钱。
    崔岗村的村干部们一提到崔二炮没有不头疼的,都说崔二炮是麻绳栓豆腐——提不起来!但王院长却不这样认为,王院长第一次到崔岗村的时候就对崔岗村的村干部们说过,精准扶贫是党的一项惠民政策,还有挑肥拣瘦的理由吗?
    王院长清楚地记得他第一次到崔二炮家里的情境。当时崔二炮嘴里叼着一颗烟,歪着个脑袋坐在墙角,对王院长摆出一副爱理不理的神情。王院长诚恳地向崔二炮说明来意,崔二炮签完字,接过救济金,便扔下王院长,独自一个人哼着小曲,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家门。
    等到崔二炮提着个酒瓶晃晃悠悠地从村代销点走回家,看到王院长仍旧坐在他的家里,崔二炮的脸色一时大变,他慌忙地把手里的酒瓶往身后藏。王院长却笑着说道:“有了这么好的东西也不和远方来的客人一起分享吗?”从此,崔二炮和王院长竟然成了很要好的朋友,王院长总是隔三差五的从城里来看崔二炮,来和崔二炮聊天。王院长和崔二炮在一起谈人生,谈理想,谈一个人活着的价值。渐渐地,王院长发觉了崔二炮的一些变化,这个众人皆认为无药可医的崔二炮竟然由玩世不恭变得诚恳稳重;竟然由游戏人生变得热爱生活;竟然由漫无目的地过日子变得开始规划明天的人生了!王院长知道,这才是我们党和政府扶贫所要的目的,这才是我们党和政府扶贫规划的方向。
    有一次,崔二炮和王院长谈起了他打工多年的儿子竟然嚎啕大哭起来。崔二炮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他是怎样的后悔当初的自己,说他没有做好儿子的表率,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崔二炮说道:“王院长,我的儿子也早已到了该成家的年龄,我绝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昏昏浩浩地过日子,我要站起来,争取早日把我们的家庭过好!”王院长分析了崔二炮的实际情况,建议他因地制宜地搞养殖业。
    王院长正回想间,小车已停在了崔二炮家的大门前。崔二炮家的大门敞开着,院子里传出“咩咩咩……”小羊的叫唤声。王院长快步地走下车,快步地走进崔二炮家的院子里。
    院子里收拾得干干净,靠院子的一侧搭了个铁棚。铁棚下拴着四只母羊,八九只小羊羔吃奶的吃奶,撒欢的撒欢,其中有两只黑色的小羊羔趴在地上,安静地睡大觉。
    王院长欣慰地看着小院里的一切,他左右环顾,却始终没有看到崔二炮的身影。王院长不仅又纳闷起来:“这个崔二炮又跑到哪里去了?”
    突然,王院长的身后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哈……王院长,你又来看我来了。”王院长回过头,只见崔二炮背着一大背篓青草正满面春风地走进院子里。
    王院长帮着崔二炮把青草放在地上。崔二炮说道:“王院长,自从你来到我们家,我们家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的儿子也知道给家里寄钱了,开始是一千一千地寄,后来是三千五千地寄,前几天,我的儿子一下子就给我寄了一万元。”说到这里,崔二炮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悦之情,大笑着拉着王院长在堂屋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来继续说道,“我儿子上次打电话说让我给他盖楼房,还说他交了一个女朋友,今年年底就要回来结婚了。我准备下个月就动工。”“恭喜你,到时候别忘了通知我来吃喜糖。”“那是自然,”崔二炮自豪的说道:“中午你就不走了,在我家尝尝我自己新酿的黄酒?”“党的政策有规定,不能在农户家里吃拿卡要,但今天我还真的不走了,咱俩一定要喝个不醉不归。”
    旁边的司机小刘插言道:“王院长,你爱人的高血压病又犯了,现在还在医院里住院。我看我们还是早一点儿回去吧。”
    “不行,不行。”王院长摆摆手说道:“她在医院里住院,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崔二炮才是今天的主角,我们今天中午一定要和崔二炮喝个痛快。”
上一篇:  [小说]
下一篇:老牛的职称考试  [小说]
 
 
 
以下评论只代表评论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文学襄军网的观点和立场
 



此文章暂时没有评论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书籍诗选杂志刊物设计
小 说   散  文   诗  歌
小小说   寓  言   纪实文学
故 事   笔记小品   文学评论
 
 
 
 
企业专题片宣传片拍摄制作
 
注域名建网站
 
 
友情链接:万笛文化传媒  襄阳商务网  设计印刷→书籍杂志  英语翻译  专题片宣传片  襄阳市微视频微电影
文学襄军  网址:wxxj.xysww.com
主办:万笛文化传媒  电话:0710-3512788 13607272288(合作与建议)  QQ交流群:73186261 11848228  鄂ICP备05017038
E-mail:181265936@qq.com  技术支持QQ:181265936  合作建议QQ:759899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