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方式 ·留言板    
鏂囧瑗勫啗缃
您的位置→文章欣赏→散文
是的,我只得走了
作者:卢苇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1日  阅读数:410  查看评论  
 [中篇小说《汉江石》创作谈]  
      
            是的,我只得走了      〇 卢苇
 
    是的,我只得走了。
    上面一句,是鲁迅先生的散文“过客”中,过客回答老翁的话。
    而且,在过客谢绝了女孩的布施和老翁劝其休息一会儿的好意之后,老翁又问道,你总还是觉得走好么?过客立即回答说,是的,还是走好。
    于是,主客互道平安。过客向野地里踉跄地闯过去,夜色跟在他后面。
    从开始明白应该读鲁迅先生的书,到如今几十年过去,在那些还没有被世故缧绁的残酷损掉棱角的忆念之中,这句话是我反复咀嚼回味的精粹。
    而又尤其是,在我坚持写作的知行之上,它更是默然的不竭之力。
    至于收藏,我不会也不懂,但是,我喜欢。
    我喜欢读写收藏的文章和书,喜欢看谈收藏的电视节目,喜欢了解关于收藏一类的历史典故。我固执地认为,真正的收藏乃是一门浩大的学问,而绝非学问之外的其它。我想用一个故事描绘故乡的壮美,讴歌汉江的恩爱,镌刻一代收藏河山的前辈的伟岸,石乃火种,我因此选中了藏石的题材。
    “汉江石”写了藏石,但充其量只能算是写了藏石的皮毛。我想借藏石说明一个道理,可是直到最后却什么也没有说清白。且即便只以故事而论,硬写的印迹也十分碍眼。我不是在假迷三道,是在为了自身作文的痼疾而深感悲哀。我缺少写好心中形像的能力,所以,就此而来谈创作,实在是无地自容。因为对其中的冷暖自知自明,我和它都还不具备可资一谈的价值。
    现在,即便“汉江石”能够得以发表,从泛泛写藏石而头绪纷杂,到聚焦写收藏汉江石的指向明晰,没有张铖老师的指教点化,也根本不可能。
    天地君亲师,只有亲与师是实在,而师则更是人一生前行的永恒的根。
    多年前,因投稿结识了武汉市“芳草”杂志的执行副主编刘宝玲老师,曾经当面向他请教写小说的奥秘。他想了想说,宁吃好梨一个,不吃烂梨一筐。言简意赅,情动衷肠。如今再忆当年,虽然不乏“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之慨,但那一点始终没有消失的謦欬之音,已成为灵枢之中的不灭顿悟。我虽然至今还没有吃到好梨,但依然时刻憧憬着好梨就在眼前。刘宝玲老师告诫我一定要把人物写活写深情,这又与张铖老师一再对我作文要细腻要含蓄的耳提,言异而心同。英雄所见的真谛,自有其无穷大道。我还远没有达到他们于我的希望,但也正因为有他们在,我才从不灰颓,从不停步,而且矢志不渝。
    当然,也有别一种的激励。我曾给一位名家写信投稿,第一次得到鼓励,第二次即回信说希望不再有这样的稿子来浪费编辑时间。我见字后立即惊悟,立即自责,旋即又重为振奋。时间即生命,写不出好作品,损人误己,罪莫大焉。然而,龙文鞭影,上天作证,我对此毫无怨怼,只有深自检省与再努力。
    在“过客”一文的结尾,过客祝福老翁和女孩之后,徘徊,沉思,忽然吃惊,叫道,然而我不能!我只得走,我还是走好罢……
    我还是走好罢。这就是我的写作之偈。
    尽管,前面是坟,有野百合野蔷薇,甚至还有那个“料不定可能走完?”
上一篇:岘首山踏青访古(散文)  [散文]
下一篇:父亲的叮咛(散文)  [散文]
 
 
 
以下评论只代表评论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文学襄军网的观点和立场
 



此文章暂时没有评论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书籍诗选杂志刊物设计
小 说   散  文   诗  歌
小小说   寓  言   纪实文学
故 事   笔记小品   文学评论
 
 
 
 
企业专题片宣传片拍摄制作
 
注域名建网站
 
 
友情链接:万笛文化传媒  襄阳商务网  设计印刷→书籍杂志  英语翻译  专题片宣传片  襄阳市微视频微电影
文学襄军  网址:wxxj.xysww.com
主办:万笛文化传媒  电话:0710-3512788 13607272288(合作与建议)  QQ交流群:73186261 11848228  鄂ICP备05017038
E-mail:181265936@qq.com  技术支持QQ:181265936  合作建议QQ:759899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