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方式 ·留言板    
鏂囧瑗勫啗缃
您的位置→文章欣赏→散文
《陕西文学》礼赞
作者:卢苇  发布时间:2022年8月13日  阅读数:473  查看评论  
已在《陕西文创》发表
                 《陕西文学》礼赞        卢苇
 
 
    公元2018年冬天,因公至西安。古城新貌,文明繁华。回想多年前第一次出差至此的情景,变化进步之大,令人感慨不尽。盘桓十数日,公务之外又专程游览了黄帝陵和司马迁祠。虽然日月虹霓,世相缤纷,但于万千萦绕之中,心头始终没有远离过对《陕西文学》杂志的缕缕怀思。
    散念短忆似乎跟我们的公务没有关联,但认真一想,又绝非尽然。
    我是一个业余文学爱好者,喜欢读书学习,退休后起步写作,但终因学识浅短而苦多乐少,进步稀微。公元2013年,因一篇习作的投稿与《陕西文学》主编张铖先生有了联系,自此,仰止行止之间,逐渐知道了刘路、朱鸿、李印功、柳江子、耿祥等等为《陕西文学》创刊和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的先生们,知道了邓刚、竹林、刘颖慧、李培战、解数、汪运渠、孤独九剑等等以长期业余写稿编稿大力支持《陕西文学》的作家们,也由此从他们的作为和作品中,坚定了自己读书写作所必备的精神和力量。尽管我与他们素不相识,尽管我的“知道”纯粹是一种遥远的仰望,但因为这仰望发自内心,源于执情,所以又与受惠和领悟同义,使我得以从中不断矫正写作方向和随时汲取写作力量。在这方面,真诚热情的主编张铖先生就是我十分敬重的老师,恢宏《陕西文学》气象的名作佳构的作家们就是我顶礼膜拜的佛陀。值得欣慰的是,我的虔敬向学之心无意中竟也实践了先贤“心即理”“情从性”的哲言,圆满了别一种五蕴空慧的体味。人生之中,知遇和知己不可或缺。对我而言,《陕西文学》就是知遇和知己,就是我在读书写作中不可或缺的灯塔和方向。
    其实,《陕西文学》又何止是我这一个文学爱好者的灯塔和方向!
    创刊于公元2012年的《陕西文学》,恪守文学本质,禀承汉语传统。克难勇进,打造精品。尊重名家,力推新锐。高扬纯文学,固持真善美。编排大气,内容宏博。十年辛苦,步伐扎实坚定;成绩昭远,世人有目共睹。《陕西文学》凝聚集体的智慧和胆略,创建了三秦大地上又一座文学艺术的圣殿,为广大文学创作者提供了又一个展示才华的平台。高尔基说文学就是人学,我相信这句话,同时也相信没有高尚品格的文学,绝不是真正的文学。《陕西文学》杂志社社长刘路先生是陕师大资深教授,倾情文化教育,鞠躬尽瘁,名传四方。退休后情怀后学,爱润故里,曾一次性向家乡母校细柳中学捐款一百万元。其殊世壮举虽与《陕西文学》杂志的实际运作没有关联,但石固无声,火种自在,“始知君子心,交久道益彰”,刘路先生的品格高蹈,恰恰正是《陕西文学》稳健立世彪炳自雄的最大动因。主编张铖先生一身多任,忙不旋踵,既执掌《长安学刊》编务,又主持《陕西文学》笔政,含辛茹苦,亲劳胼胝。其它踔厉不论,只从每一期殷殷情深的“卷首语”中就可以亲炙先生志存高远无所不往的勇气和信心。欲既无私,求则力成,一个无经济支柱的文学杂志,举步维艰,能有如此敬业的主编,实乃天赋之幸!其前程也必然芳华独步,璀灿学林!此外还有众多不计酬劳为杂志编务而辛勤奉献的作家们,其言其行皆堪为天下学人表率!身为一个外省籍的普通写作者,与古城云天遥隔,不可能更多地了解与《陕西文学》有关的人和事,也缺乏能力评论杂志所刊载文章的优越,但握发吐哺,周公白屋,“一登君子堂,顿觉心寥廓”,间接的联系则更能聚焦心向往之的切衷。倥偬之间,就有二件事对我的触动特别大,以至于时时想起,受益不尽。
    首先,是“《陕西文学》征稿函”中“投稿注意事项”第五条“本刊因经费问题,暂时无稿酬,敬请原谅”给我的启发。这条函告初看无奇,细思义深,在坦荡诚恳、高雅简放的自信之上,更饱含着一种对文学和文学创作者沉甸甸的尊重。面对着社会上利来利往一时咤咤的逆行,置身于文化中铜臭山寨动辄嚣嚣的气势,这条函告,就是严正的公告,就是光明的宣言,就是文学针对一切沉滞、颠顿、挫折、牺牲的咆哮与号角。海燕志并鸿鹄,微弱义同刚烈,《陕西文学》杂志每个月收到的近万篇稿件就是对“暂时无稿酬”一语最生动的呼应。生命有限,信仰不灭,如同朝圣者叩吻大地的一次次“磕长头”,真正文学爱好者的前方只有神圣的文学,而绝无尘埃。
    其次,是张铖先生一篇会议发言稿对我的触动。在渭南小说界对《陕西文学》发表的两篇小说的研讨会上,张铖先生作了题为“华山之巅的秦东遥望”的发言。千字短文,语重心长,情共渭南,义同四海,集中体现了《陕西文学》立足秦川、面向全国、无私无畏、力擢新生的办刊原则和方向。两篇小说的作者雨潇是一位年轻的文学新人,她的作品是编辑在众多的来稿中发现的。对此,张铖先生深情地写道:“这两篇小说能够被大家认可,口口相传,是作者在文学这条艰辛道路上,持续努力的结果,当然也有编辑们大草原上相马的眼力。雨潇的小说,尽管还有写实不足和虚妄的东西,但她喷薄欲出的书写潜能,还是让我们看到了未来的愿景。”愿景,愿景!渭南文苑姹紫嫣红花团锦簇,三秦文学华巅珠峰巍峨并立,这就是愿景!这就是遥望!这遥望,是孔子屈原司马迁的遥望,是李白杜甫陈子昂的遥望,更是浩浩荡荡如《陕西文学》一样继起者的遥望!从张铖先生的发言稿中,我看到了先贤们的身影,看到了后来者的队列,也看到了队列中《陕西文学》迎风猎猎的大纛……
    时近岁末,百业繁忙。因为归期紧迫,又担心多余的打扰,我就没有前去拜访《陕西文学》的老师们,而是把这一点遗憾作为心心念念的仰望留在了心中。返程时我着意绕道游览了黄帝陵与司马迁祠,纵横曲折数百公里,匆匆之间,人祖文宗,古原大河,又是一番伏惟遥思。但是没有想到,一件小事却成就了我此次西安之行的最大的圆满。当时,我正乘坐大巴车从黄陵赶往韩城,途经洛川时,公路两旁全是连片的苹果林,碧叶尽落,虬枝成蓬,每棵树的枝条上坠有许多布包,大小如双拳,堆堆垒垒,把一根根树枝压成了弯弓。粗看以为是优选的苹果,细看却又不象,我百思不得其解,便向司机请教。年轻的师傅幽默地说:“对嘞!是苹果!是不能吃的大苹果!”接着他又告诉我,那不是苹果,是黄土包,用它们压枝透光,一棵树的产果量就能翻倍。他说道:“称砣虽小压千斤,切莫小看黄土包,它们可是多结苹果的功臣!”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灵动之间,在对黄土包顿生敬意的同时,也明白了《陕西文学》的根本价值之所在。我深感欣慰,没有再说话,放眼向车外看去,宽阔的土原上,阡陌纵横,村镇如棋,丘壑间不时露出成排的树木,显示着勃勃生机。我想,鲁迅先生把希望比作地上的路,并且说“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空谷足音,天籁梵呗,张铖先生代表《陕西文学》的华山之巅的秦东遥望,就是一条越走人越多,越走路越宽的文学的希望之路。
    此时,大巴车驰入了韩城地界,我已经来到了伟人司马迁的故里,很快也要见到黄河母亲了。抬头遥望,晚霞满天,我仿佛听到了熟悉的歌声——
 
    你晓得,天下黄河几十几道湾
    几十几道湾上,几十几条船
    几十几条船上几十几根杆
    几十几个那艄公哟嗬来把船搬
    ……
 
上一篇:雨纷纷路漫漫  [散文]
下一篇:碎琼乱玉自洪荒  [散文]
 
 
 
以下评论只代表评论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文学襄军网的观点和立场
 



此文章暂时没有评论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书籍诗选杂志刊物设计
小 说   散  文   诗  歌
小小说   寓  言   纪实文学
故 事   笔记小品   文学评论
 
 
 
 
企业专题片宣传片拍摄制作
 
注域名建网站
 
 
友情链接:万笛文化传媒  襄阳商务网  设计印刷→书籍杂志  英语翻译  专题片宣传片  襄阳市微视频微电影
文学襄军  网址:wxxj.xysww.com
主办:万笛文化传媒  电话:0710-3512788 13607272288(合作与建议)  QQ交流群:73186261  11848228  鄂ICP备11006419号
E-mail:181265936@qq.com  技术支持QQ:181265936  合作建议QQ:759899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