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方式 ·留言板    
您的位置→文章欣赏→散文
又是槐花飘香时
作者:山凤凰  发布时间:2007年4月24日  阅读数:11863  查看评论  
 

又是槐花飘香时

邓耀华

家乡多槐树,房前屋后,路边道旁,岗上坡下,到处都长有槐树。槐树的生命力极强,它不畏严寒冰冻,不怕干旱渍涝,不论土地贫瘠,不需浇灌培育,一旦在哪个地方落地生根,便顽强而又茁壮地生长,一个劲地枝蔓叶茂,直冲云霄。

槐树开槐花。一到四月底,槐花就再也等不及了,似乎只一夜的时间,突然就开了,一嘟噜一嘟噜的,一串串一串串的,开得篷篷勃勃,一树的洁白如雪,一树的花团锦簇,蓊郁的槐叶无论如何也掩映不住槐花的竟相妖娆。于是,整个乡村在油菜花遍地艳丽金黄、桃花肆意灿烂之后,又迎来了千树万树槐花开的盛景,春的气息便因槐花而得以持久和延续。

槐花绽放,其香浓郁,飘飘扬扬,沁人心脾。离家乡三五里地远,就有一股股清清爽爽的香气扑面而来时,那定是槐花的香味儿无疑。在家乡的村道上、田埂上漫步,天是香的,地是香的,周身上下都是香的,花香弥漫在村庄、在田野、在山岗、在人的心头,这大气的香、馥郁的香、持久的香,除了槐花,五月的乡村还能有与之比拟的花香么?

花香招蜂引蝶。精明的养蜂人追着五月的槐花香来了,这时候,便有一笼一笼的蜂箱摆放在家乡的每个角落,村庄的上空就有嗡嗡的蜜蜂声传入耳畔,蜂们忙着在花海里来回穿梭,只几天时间,养蜂人就从蜂箱里“摇”出一桶桶槐花蜜来,用手粘一点点放入口中品味,顿时便甜入肺腑,养蜂人的脸上就绽放出了蜜一样甜的微笑。

槐花不仅蜜甜可口,而且更是盘中的美味佳肴。记得小时候,槐花刚一开放,母亲就在一根长长的竹杆上绑一个铁钩,从高高的槐树上钩下一串串的槐花,然后,放在开水锅里出水,再放在太阳下晒干。吃的时候,先用清水浸泡半个时辰,便可做成槐花米饭,熬成槐花稀粥,包成槐花包子,用辣椒青炒槐花,更是下饭的好菜。在那个艰难的年代,槐花曾一度成为我们生活的主食,因了槐花,使我们在青黄不接的岁月少了几分饥饿。

年年岁岁,槐花花开花落。生活的变化覆地翻天,如今吃着山珍海味的我辈,始终没有忘记曾经滋养过我的家乡的槐花。因而每年槐花飘香的时候,我总会从城里回到乡村,采一些鲜嫩的槐花,用来调节生活。隔三差五,我就让妻子炒一盘槐花鸡蛋,然后把酒下菜,心儿立刻醉了。

(原载《农民日报》、《松江报》、《襄樊日报》等报刊)

(注:未经本人同意,任何报刊、网站不得转载)

上一篇:与石结缘  [散文]
下一篇:淘书的乐趣  [散文]
 
 
 
以下评论只代表评论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文学襄军网的观点和立场
 
标题: 又是槐花飘香时,让我想家了
评论人: 栀子花 发表时间: 2011-4-18 16:42:45
内容: 太好了!“天是香的,地是香的。。。。。”也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和弟弟妹妹爬到树上生吃槐花的景像。
标题: 你们的争论很有意思,真正的纯文学的东西是没有功利可言的
评论人: 罗会芸 发表时间: 2008-7-13 17:07:43
内容: 偶然上来看了众位文学大师同志们的争论觉得很有意思,纵观历史文坛大浪淘沙,也许有短暂的第一,却没有永远的第一,管他谁第一呢,我想老席也不一定有那个意思非要说自己是襄樊第一,也许都是大家一厢情愿在这炒作老席,我要是老席会天天偷着在家乐呢,哈哈,做了第一头上戴朵花不成?
标题: 不要瞎费精神
评论人: 宋进潮 发表时间: 2008-7-13 15:43:58
内容: 这种争论好象不利于襄樊文坛的发展,我赞成王伟举老师的观点,他把话说完了.天干勿燥,注意放火!
标题: 致朱华杰
评论人: 故乡的云 发表时间: 2007-7-13 18:15:47
内容: 你爱老席什么?你了解他吗?你和他接触过吗?不要随便说爱他。不要随便说自己不爱的人。你是一个有正义感的青年诗人。千万不要掺和进来。
标题: 我爱老席!
评论人: 朱华杰 发表时间: 2007-7-13 15:03:59
内容:

我爱老席!

标题: 尴尬人难免尴尬事
评论人: 小林 发表时间: 2007-7-9 8:45:30
内容:  

 

上次崔哥和邓哥讨伐席星荃我们还解劝,这次您二位没有出手,吐出的唾沫也足够把这个襄樊第一淹死!这个人我们不熟,但德行确实太差。这次笔会我也投了稿子,也找了朋友介绍想提高一下。朋友们说,老席把持的事作协谁也不敢插手。让我直接找老席。可是我给席打电话,他气焰万丈地说不行,你不要找了,找谁也不得用,你的水平就是不行。

后来我看过网上一些参加笔会的作者的文章,都还只是习作,我毕竟在报纸上发过不少了。但席坚持说不行,大概是感深切到我真的没有灵气,没有前途。最后有朋友指点迷津说:“你为什么不到老席家去拜访呢?那些青年女作者都是上他府上拜了门子的。”

现在我想明白了,我去了也没用的,我这徐娘半老的乡下女人,他会待见我吗?这各种德行的人就让他写自个的散文算了,当主席他真的缺少了什么。细细想想:缺德。

 

标题: 好玩
评论人: 呛呛以呛以呛奇 发表时间: 2007-6-2 0:58:19
内容: 没想到会有个叫崔新建的家伙三跟写散文的大家席星全叫上了板!热闹!不过我看来看去,有点不大明白:写散文的人怎么对写小说的人大喊大叫呢?靠,搞球不懂!再说席的散文我原先是看了几篇,写的还可以,就是读起来挺累人,倒是崔新建的小说读着舒服!
标题: 致悄声语者
评论人: 仗义执言 发表时间: 2007-6-1 9:19:41
内容: 我发的《也谈这场争论与襄樊文学的现状》昨天被删掉了,多亏桃花仙从网上下载之后保存了下来。因我出差在外,故委托桃花仙代发,并不存在抄袭一说,特此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