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方式 ·留言板    
您的位置→文章欣赏→小小说
与女俘虏的一夜情
作者:山凤凰  发布时间:2006年3月28日  阅读数:26807  查看评论  

                            与女俘虏的一夜情

 

邓耀华

 

 战争是残酷的,战争是敌我的。但是,战争中也有人性,也有催人泪下的情和爱。

 这是多年前发生在中越自卫反击战时的一个故事。

     越南对我国的强烈抗议置若罔闻,频频在我国边境挑衅滋事,打死打伤我边民数十人,炸毁民房数百间,抢走禽畜无数。我国终于忍无可忍,向越国发起了自卫反击战。

 战争中,我国派出一支小分队打穿插。越南边境地区山峦起伏,丛林密布,莽莽苍苍。战士林子奇是在穿插途中掉队的,当时,丛林中起了大雾,五步开外不见人影。林子奇蹲下来系鞋带,只那么一会儿,就掉下队来。

 面对茫茫大雾和复杂的地形,林子奇一筹莫展,只好潜伏下来,见机行事。这当儿,越南的一支小分队在丛林中巡逻,林子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获了一名越南俘虏。

 追赶穿插部队已来不及,为了不暴露目标,林子奇只好命令俘虏的越南兵带路,向我国返回。

 昼行夜宿。越南丛林中多蛇虫,夜里只能睡吊床。被林子奇俘虏的是一名越南女兵,而他们只有一个吊床。林子奇把吊床在树干上拴好后,让女俘躺了上去。

 女俘问林子奇:“你咋办?”女俘曾在我国呆过两年,精通我国语言。

 林子奇说:“我蹲地下,眯一会儿就行了。”

 女俘说:“不行的,蛇虫太多,会咬死你的。”

 林子奇说:“我不怕。”

 女俘犹豫了一会说:“你也上吊床上来吧。”

 林子奇说:“那不行的。”

 女俘又说:“你上来。”

 林子奇举棋不定。他实在是太困了,他需要休息,否则他明天就没有精力走路了。

 女俘继续说:“你再不上来,等会儿想上也不让你上来了。”

 林子奇说:“你别激将我。”就一跃上了吊床。吊床是一块绿色的军布,就那么窄小的一块。林子奇上去后,吊床立即被压得凹陷下去,两个人的身子被紧紧地裹在了一起。顿时,一股女性的异香钻入鼻孔,迅速地沁入肺腑。林子奇的身子一阵颤抖。同时,他也感觉到女俘的身子在同样的颤抖。

 一阵沉默之后,女俘说:“搂住我。”

 林子奇说:“不能。”

 女俘又说:“搂住我。”

 林子奇说:“不能,我是军人。”

 女俘说:“你不像个男人。”

 林子奇说:“谁说我不像男人!”就紧紧地搂住了女俘。女俘轻轻地笑了,而后又把两片香唇送给他,他迎了上去,相互吮吸着,久久地粘合在一起。深夜,丛林中气温下降,两个躯体拥得更紧了,燃烧着两股旺旺的火焰,他们就这样度过了一个温馨的夜晚。

 清晨,林子奇押着女俘继续向我国返回。日暮时,终于到达了我国边界。

 女俘说:“你到了。”

 林子奇说:“是的,你得跟我一起去。”

 女俘说:“你放了我吧,我还要在我的祖国继续跟你们作战。”

 林子奇说:“不行,你是俘虏,我必须把你押到我的祖国去。”

 女俘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继续朝我国边界走去。就在刚要进入我国领土的那一刻,女俘突然转过身去向回逃跑。林子奇被她突然的举动惊呆了,待回过神来时,她已跑出四五十米开外。林子奇大喊一声:“站住,快回来。”

 女俘站住了,扭过头来看了林子奇一眼,而后又狂跑起来。

 林子奇又大喊一声:“站住,快回来,要不我就开枪了。”就把子弹推上了枪膛。

 女俘站住了,又扭过头来看了林子奇一眼,接着继续狂跑。

 “站住,再不站住我开枪了。”

 女俘没站住。

 “砰”的一声,枪响了。就在枪响的那一刻,林子奇的眼泪“唰”地掉了下来。

 女俘站住了,慢慢地转过身来,朝林子奇扬了扬手,嘴动了几动,似乎要向他倾吐什么,但终于没有发出声音来,身子摇晃了几下,栽倒下去。

 林子奇嚎啕着向倒下的女俘跑去,就在接近仰躺在地上的女俘时,一声巨响把林子奇抛向半空,恰巧落在女俘的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