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方式 ·留言板    
淇濆悍浣滃缃
您的位置→文章欣赏→小小说
唐白河纪事
作者:郭兵  发布时间:2012年12月13日  阅读数:1977  查看评论  

一、芹    儿

郭兵

那年代,唐白河的水没现在清澈,也没现在流量大。遇到十年九旱的时候,农民们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庄稼秧干死,也不能从唐河中起到多少水上来。芹儿出生的时候,芹儿妈叹息连连,“又生了一个苦命的女娃,可咋办?”芹儿虽生下来受了不少苦,可一天天变的水灵起来:柳眉杏眼,顾盼生莲的。长大后,她银铃般的笑声,不知勾走了村里多少后生的相思梦。那时候,村里的贫瘠留不住人,青年多出去打工了。芹儿也想出去,但芹儿妈不许,她怕芹儿一个人在外面被人欺负。日子久了,芹儿的婚事也被耽搁了。

一天晚上,芹儿在外面做买卖营生的舅舅来到芹儿家,芹儿妈给拾掇了几个下酒菜,芹儿也没上桌吃饭,她躺在床上翻看上高中时的旧课本。隐约听到他们俩在小声嘀咕着什么。

第二天,天刚放亮,芹儿就被妈唤醒,妈吩咐芹儿梳扮利索些。别的也没说什么。三人一起坐上舅舅的东风小霸王进了城。货车进城后,东拐西溜的,把不常坐车的芹儿头都转晕了,快晌午时,猛一刹车,停在了一个单位的家属院里。

芹儿妈敲开了一家门,一个大妈开了门,盯着站在车门边的芹儿那儿直笑。芹儿瞧见舅舅从车箱板上卸下来东西,顿时明白了:妈和舅舅今里来是给自己相亲的。她羞的从脸膀红到细脖根。回到家,芹儿才知道妈给自己相的朋友叫光勇。

光勇原来是个聪明懂事的孩子,上高二时的一件事改变了他的一生。有一天,课间休息时,他看同学打乒乓球,一个顽皮的同学捡来一块腐朽的木块当球拍接乒乓球,接来球时,木块一下子打在光勇的头上,光勇一下子被打昏倒地。由于抢救不及时,光勇在医院住院治疗后,别的虽然没受影响,但成了个歪脖子。长大后,光勇被安排在社区居委会工作夜间值班。

芹儿打心底里不同意这门子婚事。虽然她了解到光勇是个实在、热心、勤快的不错的小伙子,但身体成那样,光人们的议论都受不了呀。

后来,芹儿还是嫁给了光勇。光勇坐着迎亲的车队到村头时,芹儿的双眼又盈满了泪花。

婚后,芹儿勤快能干,光勇敬业实在,小俩口的日子过的倒甜蜜、顺当。

光勇上班时,工作认真负责,热心帮助居民,社区居民都喜欢他。

一天深夜,社区窜来两个专搞电动车的偷儿,摸进了车棚。临出社区小院时,光勇发现了偷儿,大喝一声,偷儿发现只光勇一人,就拿出撬盗工具打光勇。光勇顽强地与他们进行搏斗,最后到在血泊中。

数月后,在芹儿的老家,光勇的身体渐渐恢复好起来。芹儿去城里注册了一家柳编公司,他们俩口要在唐白河这片土地上施展一回。

                          

                               二、老书记

康庄村在唐白河的北边,吃水就在河里挑,浇田就到河里起。

文革开始后,城里的武斗风潮波及镇里。两派的人为争夺镇里的权利也闹起了武斗,一派叫红联总,另一派称农赤。经常手持短棍或农具进行武斗,结果别的不说的,常常镇里本来就狭小的卫生院里挤满了前来包扎伤口的人。不过,在卫生院,本来就乡里乡亲的,大家还比较老实,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倒相处得比较和睦。

一天深夜,一辆吉普车向康庄村急驶而去,车子开到村书记康一宽家后嘎然一声停了下来。下来了一个秘书模样的人,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动静,又上车对车里的人嘀咕了几句,从车里下去了来了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大汉。康一宽眼尖,瞧见随中年大汉下车的司机是管理区上的罗区长,康正要喊罗区长,却被罗区长用手势打住。

来人径直走近康一宽家。康一宽的媳妇忙给客人端茶递水。罗区长悄声对康一宽说:“现在城里武斗,社会很乱。地委王书记是南下的老革命,在本市工作为群众办了不少实事,今天被一派揪斗,批斗会结束后,群众悄悄地将王书记保护下来。王书记今晚到我镇避难,镇上只有我和你两人知道。你是受党教育多年的党员了,我将王书记安排到你家里住,你一定要保护好王书记。”康一宽听罢罗区长的介绍后,神色严肃地说:“罗镇长,你放心,我一定会把王书记保护好,把他照顾好。”

王书记就这样,开始在康一宽家生活了二个月时间。

王书记苦大出身,河北晋中平原的人。三岁那年,老家发大水,大水来的猛,冲走了正在地里干活的毫无思想准备的爹娘,也冲走了他儿时的欢乐。王书记6岁开始,给地主家放牛,吃不饱穿不暖。晚上睡的也是牛棚。后参加了新四军江南抗日部队。1949年,已是解放军师级干部的王书记南下到本市工作,当上了地委书记。

在村里王书记白天不敢露脸,晚上主动给康一宽家干农活。康一宽家旁边是村里的仓库,晚上,王书记就在仓库里干活。开始,康一宽夫妇坚决不让王书记干活,但怎么能拗得过他的上级的上级?王书记是个说一不二的人,身体又好,因此,这年夏天的农忙季节,康一宽夫妇倒是省出了不少力气。

闲暇时候,王书记就给年龄相当的康一宽讲他的战斗经历,讲要坚信乌云必将散去。

后来,城里形势有了好转,罗镇长开车将王书记送回了城里。

岁月如梭。一眨眼三十多年过去了,康一宽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康一宽记得王书记这几年为发展镇里的社会经济发展操了不少心。

在过去因为在动乱年代与王书记的一段不平凡的相遇,他经常惦记起王书记。

一天清晨,康一宽刚起床出门,就看到一辆小车向他家驶来。

“是王书记!”康一宽兴奋地叫出了声。

“老康,你给我租一间外出打工的农民兄弟的房子住,我的余生就在这里渡过了。”

康一宽激动得说不出声来。

这下可好。两个老书记的晚年生活一定会很充实。

                            

                               三、二丫

 

二丫是汉江支流夹河套唐白河村我的婶娘。

二丫年轻的时候暗恋着桂生哥。桂生长得浓眉大眼,力气大、嗓门大,干起农活来是把好手。二丫家里兄弟姊妹多,因此带来了家庭的贫困。二丫书读得少,二丫不怕乡亲们笑话,今里给桂生织件毛衣,明里给桂生端去了水饺,但桂生没看上二丫,托人给二丫捎去了婉转的话儿,可二丫怎么也听不进去。桂生与二丫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也不好相处,只好在那年的冬天,应征入伍去当了兵,二丫左等右等,不见桂生哥的身影,只得随便把自己给嫁了。就这样慌不择路地嫁人,给二丫带来了苦难的日子。我叔好吃懒做,既抽烟又喝酒,还经常打骂二丫。最后干脆离家出走与人私奔。又过了上十年,桂生回乡时,带回了所在城市的一个媳妇,那媳妇人缘好,又比较勤快能干,二丫很快跟这个嫂子相处得十分融洽,跟嫂子学会了不少时尚的东西,嫂子也从二丫那里知道了唐白河村里的民情。

可嫂子不幸得了重疾不治,丢下桂生和两个年幼的儿女撒手而去。桂生因妻子的过世,精神不振,一段时间村支书的工作也不用心去打理。二丫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帮助桂生哥照顾他的一双儿女。在桂生的家里,二丫试探着接近他,想与桂生好上,可桂生却怎么也找不到与二丫相爱的感觉。二丫独自流了许多泪,得不到桂生哥的爱,开始破罐子破摔起来。

二丫开始酗酒,不管有没有菜,拎起酒瓶子就往肚子里灌,往往喝得鸡子认不得鸭子。还时常出入村里的茶馆,赌得昏天暗地得。桂生知道后,经常去把二丫拽出茶馆。每当这时,二丫就会泪眼婆娑地对桂生说,上天没安排我们俩人的缘分。反复说这句话,五尺高的汉子听了,见二丫因为自己而变成这样,也流出了眼泪。但没缘分有什么法子?桂生也管不了二丫了。

后来听说我那命运多舛的婶娘在村里的茶馆欠下一屁股债,只得变卖了老屋,还了赌债,自身前往南方打工去了。

                                

                              四、 

尚寨的炮声

     唐白河有一个自然村落,村民以尚姓居多,故名尚寨。

1945年春天的时候,抗日的烽火在尚寨村一带正燃烧着。侵华日军调遣其三十四师佐佐真之助纠合汉奸从宜城侵占了襄阳。日寇铁蹄一踏入夹河套地区,当地民众自发组织起来,与日本侵略军进行了殊死搏斗。

4月中旬,日军扫荡夹河套地区。一天下午3点的光景,日军出动10余骑的先遣队从邻村向尚寨扑来,一路烧杀掳掠,尚寨群众纷纷出逃,躲避祸害。村民喜旺率领了一只18人枪的民众武装,隐蔽在村南的芭毛林内,出其不意地用兔娃枪向敌人进行射击,猖獗一时的日军对这次狙击,虚实莫测,急忙向后撤退,龟缩不动,等待援兵。这时喜旺乘机与邻村的族长康河东的另一只30人枪民众武装汇合,由喜旺统一指挥作战。摆开阵势,将日军击退。

都说唐白河人有种,尚寨的抗日战斗可窥见一番。是夜,喜旺知道日军会反扑,就和康河东调集两村所有的兔娃枪,抬来三门土炮架在村头的是三个方面,准备痛击来犯之敌。

当地的兔娃枪因一枪能打中飞跑的兔子而得名,兔娃枪使得尚寨村青壮年几乎个个打成了神枪手。这几门土炮,在尚寨村击退几次外来土匪遭遇中立下过汗马功劳,没想这次在抗日战斗中又大显身手。

423,佐佐真之助亲率300多日军和200多邻省的汉奸来犯。而这时,两村的武装村民只有不到二百人。喜旺和康河东沉着应战,先调集三门土炮发射了60发土炮弹,日军低估了尚寨的实力,顷刻,尚寨的土炮发了威,日军的七、八门小钢炮飞到了天上,同时飞上天的还有佐佐真之助的几名少佐。气得佐佐真之助仁丹胡吹得直抖。他急忙调整轻重武器重新部署,对尚寨的阵地展开强攻,炮弹打得村民们睁不开眼,阵地被炸得尘土飞扬。这时,一发小钢炮落在了康河东的身边,康河东顿时倒在血泊里,没留下一句话就为国捐躯了。打红了眼的喜旺挥舞大刀,和身背兔娃枪、手拿大砍刀的二百村民一跃而起,冲出阵地,以血肉之躯向鬼子阵地飞奔,想与鬼子同归于尽。正在这关键时刻,新四军和五战区的两个团的部队联手赶来将日军重重包围,三方抗日军民将日军变成了瓮中之鳖,整个日军只有佐佐真之助等以下五十多人露网。

战后,新四军王团长主持,全体抗日军民共计三千人聚集在尚寨村头,将康河东埋葬在唐白河畔。军民对天空打了一排子枪,致以军人的礼节。王团长在悼词中饱含眼泪地说:康河东是为唐白河人民而死,我们将世世代代铭记他的名字,他的灵魂将永远与唐白河人民同在。



 

 

                                     五、老   椅

 

唐白河堰村有个理发店,是留根开的。留根十五岁那年,初中刚毕业,书却怎么也读不下去了。小舅在邻村理发多年了,看到留根整天无所事事的样子,想把手艺传给他,可留根不想学。他的心思是出门打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留根家距离小舅家就三里路远。留根放学后,常去小舅家找表弟玩。玩累了,舅母会用家里的干柴烧熟油锅,给炸油馍斤吃。舅母有手做黄酒的手艺。舅母家种有一亩三分地,每当夏季割麦的时节,她就早早地做好了黄酒,当和丈夫在地里忙活完了,就回家切盘猪头肉,炒两个小菜,畅快淋漓地大碗喝着自家的黄酒。喝到兴头上,小舅会高喊着舅母的名字,让舀碗缸撇酒来。可知道缸撇酒是唐白河流域的黄酒中的精华,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酒窝子。酒劲大,喝起来特别过瘾。这时候。留根就和表弟就调皮地溜到小舅的理发椅子上,摸摸这、弄弄那的。

小舅的理发椅子,是铸铁做的,跟了小舅有三十年了。是六几年小舅攒了一年理发的钱,托内弟从郧阳捎回的。

转眼间留根长大成人,他辞别亲友到广州打工。没几年,因思念回家,辗转回了乡。

小舅让表弟去喊来留根。小舅神色凝重地对留根说,今天我把跟了我几十年的理发椅送给你。你拿到手里后,一不许卖掉,二不许送人,你要把它在你手上一代代传下去。就是在这年开始,老椅就陪伴着留根的每天。

老椅长得踏踏实实的。白色的衣裳,黑色马甲和长裤。是个200来斤的胖子。右边有一个像大海里航行的船长手中的罗盘。在这叫转盘,它能实时调整躺在上面客人的舒适度。头垫、背垫、坐垫是人造革材质的。老椅的生产厂家有个好听的名字,叫花果厂。花果是郧阳一个比较有名的地名。

留根就开始跟着小舅学手艺。从一点点学起,三年出了师,终成正果。他不知在老椅上接待过多少的客人。客人在上面理发,都感觉踏实。特别是在刮胡子的时候,很安全的,从没有出现过状况。老椅在留根手上快十年了,竟从来没罢工过。

留根喜欢在没客人的时候,自己坐到老椅上休憩一下,有时候甚至能睡好大一会儿。

有时候,他会关掉小店的门,到附近的唐白河去溜溜。看杨柳依依,河面阵阵波澜。在走走晃晃的时候,他会时常想起小舅送自己老椅时,叮咛过的话。

 

                            六、秀    云

 

茫茫人海,偶尔与网友秀云结识。秀云说她的家是唐白河流域唐吕那地的。

“小时候,我家乡唐白河河水很清澈。阳光下,河岸的白沙泛着银光。我们唐吕的农家小院都打扫得干干净净,有月光的时候,小孩子就在院子里做游戏。”农村的田野四周很空旷,月亮高挂、柳枝婆娑、河风吹拂。我们玩得兴致很高,往往忘记了妈妈叮咛的回家时间,

唐吕和翟湾村与河南交界。我们这里的老师基本上都是河南过来的。以至我长大后到城市里工作,我一张口,别人都以为我是个河南妞。两省两地通婚不少,我表姐就是在二十岁那年,哭哭啼啼地被我河南姐夫用几匹马车拉走的。唐吕由于比较偏僻,倒落得清静。我在唐吕长大,后来到襄阳市区工作,结婚生子。记忆中在唐吕,没有一例离婚的,只是从十年前,唐吕的青壮年外出打工后,接触了外面的世界,才陆陆续续有了农家夫妇离异的传闻。“

秀云长着一张娃娃脸庞,走路的速度很急,以至披肩长发飘飘,给人有种跳跃感。秀云在休息的时候,除了参加义工为社区老人服务后,还喜欢让老公开车到乡村田野逛逛,也许是想找回儿时的田园记忆。

“听说现在唐吕那唐白河河水污染严重,据说是上游的省份工业污染造成的。邻村翟湾的村民一旦被送往医院,医生看到严重的病情后只会摇头。好在在外打工的唐吕农民,听说家乡的污染状况后,纷纷慷慨解囊、出资改善家乡的环境。我也在本身条件不好的情况下,捐了1000元。”

跟秀云只认识不到两周,深深感觉到她的善良和质朴,她没有都市女孩的娇柔做作,是唐白河赋予了她的一切。秀云就像她记忆里那条永远不会被污染的唐白河。唐白河带给了秀云美好的童年,而秀云则奉献给了我们心灵的净土。

上一篇:不习惯(小小说)  [小小说]
下一篇:相好  [小小说]
 
 
 
以下评论只代表评论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文学襄军网的观点和立场
 



此文章暂时没有评论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书籍诗选杂志刊物设计
小 说   散  文   诗  歌
小小说   寓  言   纪实文学
故 事   笔记小品   文学评论
 
 
 
 
企业专题片宣传片拍摄制作
 
注域名建网站
 
 
友情链接:万笛文化传媒  襄阳商务网  设计印刷→书籍杂志  英语翻译  专题片宣传片  襄阳市微视频微电影
文学襄军  网址:wxxj.xysww.com
主办:万笛文化传媒  电话:0710-3512788 13607272288(合作与建议)  QQ交流群:73186261 11848228  鄂ICP备05017038
E-mail:181265936@qq.com  技术支持QQ:181265936  合作建议QQ:759899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