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方式 ·留言板    
淇濆悍浣滃缃
您的位置→文章欣赏→小说
姚二姑(短篇小说/郑汉民)
作者:郑汉民  发布时间:2016年4月9日  阅读数:1198  查看评论  
                                   姚二姑        (短篇小说/郑汉民)
      姚二姑一家人随村里的人们搬迁至镇上去了,村里还有两户人家死活不愿意搬走,故土难离啊!村干部也无可奈何,就由着他们留下来,守护着祖辈居住生活过几百年的村庄。
    姚二姑家的那只老花猫,趁姚二姑忙着往车上搬东西的时候,带着它的一双猫儿猫女溜走了,待姚二姑回头找它们的时候,却不见了踪影,急得姚二姑在房前屋后找了好几遍,都没见它娘仨的影子。姚二姑叹声气,说猫不想和我们一起过日子了。说完,不由得老泪就涌出了满是皱纹的眼眶。
      从山西洪洞大槐树下迁居于此的后人们,将族谱收在箱底,再次迁移。不过这次迁徙的路途只有几十里或十几里不等,不像当年先人们徒步几千里那样遥远而又艰辛。这儿过去因人多地少,山坡上便被人们开耕种粮,但却对自然环境有着很大的破坏,水土流失严重。于是,村干部们便做出了一个退耕还林的决定,这也符合国家的政策,村民们也能够理解这一政策。退耕还林,地就少了,政府就鼓励村民们找出路,发展多种经营。于是,家底厚实一点的人家,便去城里买了房,在城市里谋生;有的村民在镇上建了房,住到了街上。但大多数人家就搬到了距离村庄不远处的集市上聚乡民而住,平时还可以回村里照看田地里的庄稼。还有就是政府对行政村的精兵简政,几个行政村合并为一个行政村,这也有利于新农村城镇化的建设和发展。
      如今的城镇化,将农民的居住条件和居住环境改善了,茅房变成了抽水马桶,烧木柴的灶换成了燃气灶,乡民们既觉得新鲜,又感到迷茫。因为养鸡养鸭养猪都不方便了,不养这些家禽,哪还有农家的气息呀!姚二姑自打搬到镇上后,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姚二姑舍不得那个山脚下的家,总感到生活里缺少了点什么,天气好时就到楼上的阳台上朝东边的那座时隐时现的山峰眺望,那座山峰的脚下就是曾经的家----现在被人们遗弃的村庄。儿子媳妇也不敢来打扰他老人家,就任由老人家在那里呆呆地眺望......
      有一天,姚二姑眺望那个几十里远的家,不由得惦念起还留在村庄的花咪猫娘儿仨,就对儿子小春说想回村里去看看它们。
      儿子理解娘的心情,就开上自家那辆带篷的三轮车载着母亲回了一趟村庄。
       村子里没有了往日的生机,纵横交错的巷子里满是残砖破瓦,断垣残壁上都长出了尺许的野草,迎风摇曳,似在欢迎这个村庄曾经的主人们回来“观光”。留守的两户人家院门紧锁,也许都下地干活去了。
      姚二姑踩着脚下的砖头瓦砾向自家的那座没有了房顶的“家”走去。忽然,她看见不远处的墙脚下的花咪猫那熟悉的身影,是它们娘儿仨蜷缩在一堆晒太阳的身影,真的是它们!
      姚二姑的心跳一下子加速了。也许是花咪猫和它的儿女感触到了人的脚步声,嗖的一下子弹跳起来,齐刷刷地抬头朝来人望去。忽然,老花猫又弹跳起来,朝姚二姑来的方向跑几步,又猛地停住,望着姚二姑发出喵喵的哀怨的叫声,尔后,快速转身越上门楼的残墙上,身后紧跟着它的一双儿女......
      是我,花咪,是我回来看你们娘儿仨......
      姚二姑仰头朝墙头上的花咪猫喊道。
      蹲在墙头上的花咪娘儿仨警惕的望着它们的主人,生怕主人将它们捉住带走,去一个陌生的地方。
      姚二姑的儿子小春热情且友好地向墙头上的花咪娘仨喊道,快下来,我娘今天特意回来看你们,你们留在村子里,她老人家不放心啊,不要伤老人家的心啊!
      花咪好像听懂了小主人的话,哀声连连,可就是不愿意下墙,只是朝老主人望着,并用前爪不停做洗脸的动作,像是在擦泪。
       姚二姑望着眼前的情景,心酸不已。
      花咪猫严然成了姚二姑生命中的一个音符,少了它,就五音不全。更担心和揪心的是,村庄里的人们都走了,谁来给它们施舍一点食物?还有这摇摇欲坠的残墙,随时都会倒塌,在这墙旮旯里打窝,要是哪一天有个暴风骤雨的......
     姚二姑不敢往下想,直用手帕擦着眼角的泪,那泪也是浑浊的,不再清凌。
     可是,花咪就是不理解主人对它的爱心与爱怜,不肯领情,坚持与主人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惧怕主人来个霸王硬上弓,强行把它娘儿仨“绑走”,去和主人一起过那楼上楼下、活动空间狭小、且不自由的日子。
      花咪想说,我就是乡村里的猫,习惯了,自由惯了,去城里生活俺可过不惯。 
      可花咪看见老主人擦泪,少主人也在不停地对它招手,心里也在打颤,不停地向一老一少两位主人发出“喵,喵”的声音,像是倾诉离别思念之苦,又好像是向主人说,别担心我们的生活,村里还有几个与我们一样留守的同伴呢!
      看着眼前的花咪娘儿仨,姚二姑不由得就想起了自己的身世。
      姚二姑命苦,十五六岁时父母就过世了,无依无靠的姚二姑就找到队伍上跟随娃娃亲的男人,后被当营长的娃娃亲男人安排到医务处学习战场救护知识。聪明的姚二姑勤学好问,西医和中医的知识都学会了一些。这为以后她在大别山脚下的一个山村落脚立足和在村民们的心目中树下威望打下了基础。
     在姚二姑的脑海里只模糊地留下了60多年前跟随营长和他的队伍从西部的大山里一路向东昼夜兼程的走了个把月才到达了湖北大别山脚下的这个百十户人家的山村。队伍在这个山村里驻扎几十天后又开拔往东,说是去打小日本。队伍开拔时,营长对姚二姑说他要带弟兄们上火线,这次打的是日本人,不可轻视,不能再带她往东走了,叫她就在这山村里暂住下来等他,多则半年,少则几个月,等打完仗就回来找她。还特地交待她村里人不会为难她,一则她是队伍上的人,村民怕兵,谁知道哪天队伍又返回来了?为难一个外来的女人,那岂不是自找苦吃?二来是姚二姑跟队伍上的军医学了一点医疗知识,给村民们看个伤风感冒的毛病还是勉强可以的。单凭这一点,就能羸得缺医少药的村民们的敬仰。
      队伍走后,姚二姑就在村公所提供的住房里安顿下来,平时为村民看看病,还教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们绣花,慢慢就与村民们结下了友谊。虽然村里许多男人,特别是十八九岁的青年们,垂涎她的美貌,但畏惧队伍上的营长,特别是营长身上挎的盒子炮,那家伙可不认人——谁要是胆敢碰了姚二姑的话。
      垂涎姚二姑的男人,也只能在梦里意淫。
       大家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几个月。
      姚二姑也在日夜思念着营长,但等来的却是营长阵亡的噩耗。失去了依靠,姚二姑成了浮萍,不知未来会漂到哪里去,村里和她要好的那些大娘大婶们便劝她在村里找户人家嫁了算了,免得日后生个意外,日子会更难过。
      思前想后,姚二姑便决定在村安下家来,不再过那漂泊不定的日子。于是,她便托大婶大娘们在村里找户老实人家让她嫁过去,不在乎贫富,只要人勤快老实,不欺她是外来人就行。
      其实,姚二姑在这几个月里就注意到了一个人,那就是邻居家的二春,小伙子年龄和姚二姑不差上下,姚二姑叫他春哥。春哥挑水时也顺便给姚二姑挑一担水,姚二姑家里的水缸总是满满的。二春还时不时地把自家菜园里的菜摘些送给姚二姑。姚二姑对此很是感激,在异乡能有一个知暖知热的人照顾和帮助自己,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啊!所以,姚二姑就把二春当作哥哥看待,还曾开玩笑说,春哥,等营长回来了,我把你介绍给他当勤务兵,吃军粮。
      二春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连说,我不当兵,我爹常说,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
       姚二姑脸色严肃起来,说,男人都不当兵,谁来保家卫国!
       这是营长在队伍里经常对弟兄们说的一句话。姚二姑今天拿来说给二春听。但看到二春被她说的不知所措的样子,严肃的脸上马上绽开了笑容,就说,想不到老实的二春哥说话还一道一道的呢!
        二春又被姚二姑笑的满脸彤红,便与姚二姑争辩道,这不是我说的,是我爹说的。
        二春的爹娘看出了门道。
         二春娘说,他爹,二春怕是喜欢上了姚二姑,得给这小子提个醒啊!人家男人可是营长,咱庄户人家可惹不起哟!
       二春爹磕磕烟斗,说,这娃真的不怕营长的盒子炮?
       二春娘说,话咋说得那么难听呢,提个醒是要二春注意分寸,又不是不叫他帮姚二姑挑吃水,那姑娘一个人也怪可怜的,生活上帮些忙也是应该的。再说,咱家二春也不是那号人。从他帮姚二姑挑水送菜的动作看,这娃心地好,谁家女儿跟了他不会吃亏。
      二春爹说,你这母牛尽护犊,就你生的娃是好娃!
      说完,又磕磕烟斗,笑笑,露出了被烟叶薰黄的两颗大门牙。二春娘也不回嘴,得意地笑笑就去忙事情去了。
      但当二春娘听说营长阵亡、姚二姑想在村里找户人家嫁过去的事情后,觉得这是天赐良机,便赶紧托一个好姐妹前去姚二姑家传话,问问姚二姑她家二春可否上心如意,若不嫌弃,不日即可按村里的风俗嫁娶,决不亏待,云云。
      姚二姑听了传话人的话,在心里暗自高兴的同时,又有些悲凉,不由得落下泪来。高兴的是,二春诚实勤快,种庄稼是一把好手,还会体贴人,是个会过日子的人,跟他过日子心里踏实;悲凉的是,营长战死沙场,孤魂他乡,两人阴阳两隔,此生有缘无份,做不成夫妻。姚二姑叹道,这是命啊,这是注定要流落他乡的命啊!
     姚二姑默许了她与二春的婚事,反而叫二春害羞起来,两天都不敢再给姚二姑挑吃水了,害怕见到姚二姑让他不知道说啥才好。
      二春爹则嗔道,春,这两天咋没给姚二姑挑水了,难道叫村里二麻子去给姚二姑挑水吗?
      二春回应爹,他敢!看谁敢给二姑挑水!
      说完,朝爹笑笑,赶紧挑着桶去给姚二姑挑水。
      姚二姑看着二春挑着一担水朝自己家走来,不由得扑哧一笑,说,春哥,你知道我家水缸没水了啊!
      二春不敢抬头看姚二姑,呐呐地说,都两天了,水缸里肯定没水了,这还用猜呀!
       我俩的事啥时办?姚二姑问二春。
      二春说,我娘说请人看了日子,叫啥子黄道吉日,到那天我就赶头毛驴来把你驮到我家去。
      姚二姑说, 就几步远,还用毛驴驮我?我走过去不就得了。
      二春说,那可不行,再近也得用驴驮着在村里转一圈,这是老规矩,这叫情路漫漫,日子长长久久。
      姚二姑说, 你们村里的老规矩真不少,那你就赶紧把我驮过去吧,晚了人家赶头驴来把我给驮走了,你咋办?!
       二春眼睛一瞪,声音都变粗了,大声道,谁敢?今晚上我就把我家里的鸟铳拿着,守在你家大门口,看谁敢来打你的歪主意。在这事情上我爹都笑我是个憨货,说我对你痴情的很,给你看好门,也等于是给我自己看好门。
      姚二姑扑哧一笑,春哥,我喜欢你这个憨货啊!
      过了半月,在一个黄道吉日,二春披红挂绿牵头毛驴来将姚二姑接走了,村公所的人也随即将姚二姑住的那处院落上了锁。
      姚二姑被二春扶上驴背后走了几步远,回头望望这座居住了半年多的院落,有些留恋,不由得想起半年前在院门口送营长出征离别的那一幕,鼻头发酸,两眼落泪,感叹世事无常。
      随二春来迎娶姚二姑的一位大娘劝道,姑娘,别伤心,女人都是草籽命,撒落在哪儿,哪儿就是家啊!
      姚二姑点头,但仍止不住落泪,说,大娘,你们对我太好了,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我忘不了你们的恩情。
      村里的人们觉得,营长不在了,这个外乡的女人在这儿无依无靠,找家人家嫁了也是应该的,只是叫二春捡了个便宜。不过,这两个孩子各方面还是很般配的,虽心里有些嫉妒,但也认为这是上天的安排,注定成为一家人,这是命。要是营长还活着,还轮得到二春牵姚二姑的手吗?朴实的村民有着朴素的思想,不属于自己的就不去争,这就是大家在这块土地上生活而相安无事的基础和信仰。
      婚后的二春和姚二姑恩爱有加,一年后的初春,姚二姑便为二春生下个胖小子,取名“晓春”,乐得二春爹娘将孙子晓春当个“皇上”养,将媳妇姚二姑当个菩萨奉。一家人日子过得欢天喜地。
       可叫二春爹娘揪心的是,姚二姑生下儿子晓春后便再也没有开怀,无论二春如何努力,皆无结果。家庭男子单传的历史在二春身上重演。几代单传,到了二春爹这一代,就生个二春这个独苗,连个女儿都没生,这叫二春爹娘揪心。到了二春这一代,二春爹娘又心惊胆颤,他们指望姚二姑能为他们家多生几个娃,叫几代单传的历史在二春这一代结束,哪怕是生几个孙女也行。结果,历史又重演了-----又是一棵独苗,连个孙女也不肯生。
      想起这事的时候,二春爹手中的烟斗就磕着梨木桌子,发出“笃笃”的声音,像是发泄心中的烦恼或郁闷。二春娘这时就朝老伴努努嘴,说,别吓着孙子。
      二春爹叹声气,就站起身朝大门外走去。
      姚二姑从爹娘的言谈举止中察觉出了家里的微妙气氛,试探着问二春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惹二老不高兴。
        二春也学着爹的口气,说,我们家几代单传,到了我这一代,爹娘总想叫我们多生养几个娃,可晓春都三岁多了,你肚子还没动静,他们担心你不能再生养了,叫晓春又是一棵单苗。
      你们嫌弃我了?姚二姑伤心哭起来。
      没有,没有人嫌弃你,我们喜欢你还来不及呢!
       二春慌忙向二姑解释,你为我们家生个儿子,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见劝不住姚二姑哭泣,二春慌忙出门去叫娘。
       二春娘听了二春的报告,心头一紧,对二春说,人家二姑的命够苦的了,可不能再叫她担惊受怕受委屈了。再说,我们家单传已是好几代了,这也是命啊,咋能怪二姑呢!
      于是,二春娘便急忙来到姚二姑的房屋,劝二姑不要听二春瞎说,我们家既把你当媳妇看待,又把你当闺女看待,你来我们家是我们家前世修来的福气。
      二春娘一顿好劝,姚二姑心情好转,在她心底里 ,婆婆就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娘,是自己精神上的母亲,也是异地他乡的依靠和倾诉女人心事的亲娘。
       这件事以后,屋里再也听不到二春爹磕烟斗的声音了。
       转眼几个春夏秋冬过去了,解放了,迎来了土地改革运动。村里有人提出姚二姑曾是国民军官的家属,应该给她定个官太太的成分,不能给她分田分地。
      二春爹把烟斗在桌子上磕得笃笃响,大声喊道:姚二姑现在是我家的媳妇,再说那营长也是打日本人死的,是英雄,你们说这话的人摸摸良心窝,说这话不怕心口疼吗?大家想想,谁家大人小孩有个脑热脑胀的没找过姚二姑看过?现在要分田分地了就没她的份?有利有益的事就把她给忘了?再说了,现在姚二姑不是官太太,是我家二春的老婆,是我孙子晓春的妈,我家是贫农,姚二姑就应该是贫农。
        二春爹这一通话,将刚才提出异议的那个人噎得一声不吭,那人有些后悔自己的话说得有些过头。当初自己不也是想给姚二姑挑水吗?谁知二春腿脚勤快,抢在自己前头给姚二姑挑水,挑着挑着就把姚二姑挑到他家去了,自己空想一场。本想借这土改的机会,发泄一下对二春家的不满,谁知却被二春爹给猛呛一顿,呛得自己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村里的大娘、媳妇们也在为姚二姑抱不平,都附和着二春爹的话。说,二春爹说的有理,我们赞成,姚二姑现在就是我们村里的人,就应该给她分田分地。
      乡农会的代表们采纳了村民们的意见,于是二春家又分了几分田地,算是正式认可了姚二姑在村子里的村民的身份。
       姚二姑经历了新中国成立后的风风雨雨的运动,历经风霜的脸满是皱纹,每条皱纹都蕴含着一个生活的故事,但她都像藏储的档案,从不肯轻易示人。她不想对人诉说她的过去,目的是不想招惹是非,谁知道世道又是个怎样的变化呢?文革时批斗“地富反坏右”的场景,叫她心惊肉跳,虽然村民们保护了她,叫她躲过劫难,但她很担心有人旧事重提,翻她的老底。所以,对于过去的往事,对任何人只字不提。
      二春爹娘在三年自然灾害中相继过世,二春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姚二姑念起二老对她的恩情,总是暗自垂泪,时不时就去二老的坟地看看,给二老拉拉家常,说说思念的话。她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爹娘,请二老放心,现在的日子好转了,饭也吃得饱了,生产队分的粮食也够吃了,过年过节队里分点猪肉,都留给晓春吃了。晓春很乖,读书成绩很好,我和二春再吃苦,也要把晓春拉扯长大,做一个有出息的人。唉,爹娘,兵荒马乱的年月您二老都熬过来了,到了安稳的年月您二老却走了,没有享到福啊!
      姚二姑自言自语的话,像是说戏词,但这唠唠叨叨的话却是字字饱含真情与怀念。感恩,是人的本能啊!
       二春忧虑姚二姑过于思念故去的爹娘,怕她忧怜成病,便劝姚二姑要多为自己的身体想想,说二老已经走了,你自己再为此病倒,这个家该怎么办呢?姚二姑说,我还没那么脆弱,只是心里思念着二老,憋得慌,去和他们说说话,心里舒畅些。
       姚二姑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对于当初二老认她进门,不嫌弃她是外乡人的举动,万分感激,发誓要善待二老,忠于家庭。
      如今,还没尽到赡养侍奉二老的孝心,二老便离他们而去,这怎么不叫她伤心伤感啊!晓春是几代人的单传,她要小心侍候,但她有时也会在晓春淘气顽皮的时候,拿扫把打他,她奉承“棍棒之下出孝子”的祖训。不过,这种事情很少发生,因为晓春是个很乖的孩子,自懂事起就不再惹娘生气,有时在外受了委屈回来后也不对娘说,显露出少年老成的气派。二春有时也用爹留下来的铜烟斗抽两口旱烟叶,抽两口后便对姚二姑说,俺家晓春将来会比我强,你看他现在说话办事像一个大人似的,有出息啊!每每这时,姚二姑便冲二春笑笑,不接话茬,但心里乐滋滋的,这孩子心地善良,将来不求大富大贵,但能够过上个“一亩三分地”的小富即安日子,我也算对得起地下的爹娘了。
     二春在家里凡事都依着姚二姑的意思办,他觉得姚二姑不论做什么事情,所做出的决定都比他有主见。别人开玩笑说他怕老婆,他也只是善意地笑笑,不急也不恼,还说怕老婆有酒喝,晚上还能睡个热被窝。而他在心里却说 ,我是敬重我老婆呢,她比我能干,会持家,这样的女人谁不喜欢啊!
      夫妻恩爱,儿子懂事乖巧,一家三口的日子过得是叫乡邻们眼馋又羡慕。
      十年浩劫过去了,春回大地。村里开始将田地按每家的人口划分,这又勾起了姚二姑对土改分田分地的回忆。不过,这次的分田分地叫做责任制,性质还是单干,人勤快,田地就能多产粮,大锅饭的平均主义行不通了。这叫姚二姑一家着实高兴。其实整个村里子的乡亲们的心情也是兴奋的。枯树发芽,地逢二春,自然是件高兴的事情。过上了不愁吃穿的日子,姚二姑直说二春爹娘去世早,没赶上这好日子,命苦啊,苦命人啊!福都叫后代的人们享了。
      好日子过上了,又赶上了一个叫农村城镇化的政策,农村人到城里买房,或在街上买地建房,或自己住,或为儿子结婚用作婚房,个个忙得不亦乐乎。
       二春没能看到这“农村城镇化”的一天。在一个农闲时的某一天,二春骑着自行车,后座上驮着姚二姑,一起去街上赶集。在一个上坡的路上遇到一辆满载沙石、正在下坡的拖拉机,此时的拖拉机失去控制,飞奔着往坡下跑。二春见势不妙,赶紧扔下自行车,转身一把抓住跟在身后的姚二姑,使劲把姚二姑往路基外推。就在这一瞬间,失控的拖拉机车头将二春撞倒在地,后轮无情地碾过二春的身体……
      被二春推倒在路边的姚二姑见二春倒在路上,嘴角不停地往外淌血,发疯似得爬到二春身边,抱起二春的头,哭喊,二春,你不能死,你不能死啊!司机,快来救救我的二春啊!
       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故吓蒙了的拖拉机司机,被姚二姑凄惨的喊叫声给惊的回过神来,他一边喊人来帮忙抢救二春,一边用手机打120.
       二春痛苦的躺在姚二姑的怀里,他心里清楚这次车祸会带他去见地下的爹娘。他挣扎着断断续续地对姚二姑说,对不起你了,我不陪你了,先走了......
      没等到120来,二春便上了黄泉路。
      姚二姑擦干了二春挂在眼角的泪珠,也擦干了自己满脸的泪水,哽咽着说,去吧,去那边等着我,待晓春成家立业后,我就去找你和爹娘......
        晓春在街上买了块宅基地,按照城镇建设规划的要求建造了一座两层楼房,总面积160平方米,临街的门面可以出租,或自己做点副食类的生意,后面还有一个小院,可种花养草。姚二姑对这房屋院落带有农家气息的环境,还是比较满意的。但她始终眷恋着那个居住生活了五、六十年的山村,那儿沉淀着她的喜怒哀乐,那儿的每一丝空气都拴着她的心。所以,当她跟随儿子一家搬到镇上居住后,始终挂念着那只不肯与他们一起走的花咪猫,还有那两只小猫咪,它们眷恋故土,不肯跟主人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它们也许知道那个陌生的地方有自己的同类,或许会和它们成为朋友,也许会为争地盘的活动空间打架,也许会为争配偶争斗,等等。但它们还是觉得热土难离,在生活习惯了的地方生存更放松、更自在。
       姚二姑在镇上住了一段时间,总觉不适应这儿的喧嚣,特别是日夜不停南来北往的车流的轰鸣声和不停的喇叭声,惊扰着她的大脑,特别是听见拖拉机“突突突”的声音,大脑里就会浮现二春被拖拉机撞倒惨死的那一幕。她真的不想回忆那一幕,那是叫她此生最痛心的一幕。她曾经对儿子儿媳说过,把那老庄子拆了的房顶再盖上瓦,她想回去住。
       晓春听了母亲这话,心里也不好受,毕竟娘在那儿生活习惯了,人上了年纪,恋旧,这是人之常情,晚辈们能够理解。但如今社会各方面发展的形势,不可能随自己的意愿为转移啊!晓春随即劝慰母亲,说村庄上乡亲们大都搬走了,只有几户人家还在那儿生活。自家里的房子也拆了,回去也没地方住了啊!再说,住在镇上您孙子读书也方便,离学校才里把路(意思就是一里路),要是住在我们那山村,您孙子来镇上读书要走几十里路啊!娘,要是您老想那儿的家,等我回去看庄稼时就带您一起回去看看,顺便在村里走走。
      我是担心花咪猫它们娘儿仨啊!它们为啥不愿跟我们一起走呢?养它十多年,对我们就没一点感情吗?伤心啊!姚二姑伤心的诉说着花咪猫。
      娘,您莫担心,花咪猫可精着呢,不会有事的,您要是想念它们,今天下午我就送您回村里一趟,兴许它们就在我们家的门楼墙上等着我们呢!晓春安慰娘道。
       姚二姑就顺着晓春的话说,那就去一趟吧,今日天气好,娘这八十九岁的身板硬朗着呢,自信还能顶得住几十里路程的颠簸。
       晓春家的也附和道,晓春,你看娘这快九十岁的身板多硬朗,去吧,只要娘开心,你就带娘回家一趟。                
      晓春家的说着话就将婆婆常坐的躺椅搬到院子里的手扶拉机的拖车上,又抱来棉被铺在躺椅上,算是一个“卧铺”,然后又将装满热水的保温杯放在车厢一角。收拾停当,晓春家的喊道,晓春,带娘出发吧,路上慢点走,莫颠簸着娘啊!
      姚二姑满意地看着儿媳,这儿媳做事麻利的劲头有点自己年轻时的影子,更为满意的是,她也为我们这个家生了一个胖小子,也许,将来还会生个小子,我们老春家单传的历史就会打上个结,了解了。
       姚二姑上车坐稳后,对晓春说,走,回家!
      晓春就笑,说,娘,家在这儿呢,那是故地重游。
       姚二姑心情高兴,说,你才读了几天书,说话还文绉绉的呢,啥故地重游,那儿是根,知道吗?回去寻根!
      说完,姚二姑忍不住自己先笑了,露出了没有牙齿的牙板。
      看着拖拉机驶出院子后门,晓春家的喊道,娘,晓春,晚上等你们回来吃饭。
       晓春开着车,小心翼翼,怕车子颠簸震到娘的身子,慢慢悠悠的行走。也好,这样慢行,也好让娘观赏沿路的风景,让老人开心。遇到熟人,姚二姑便大声说,呵,回家看看,想家了啊!
       老人家高兴的心情,溢于容表。
       看了一路的风景,终于到“家”了,这家只剩下了院墙,门楼和院墙显得光秃秃的,有一段墙头上生长着尺许的野草,“屋”没了房顶,只有四面墙壁。在街上建新房时,这房屋的砖瓦和木梁、椽子都被拆走了,用在了新房上。破败的院落里荒草萋萋,给人一种荒凉感。
      姚二姑看见眼前“家”的样子,泪水溢出眼眶,她在儿子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向自己那残墙断壁的院落走去。
     “嗖”,一只花猫窜上门楼的墙上,朝姚二姑“喵喵”叫着,叫声哎怨,凄凉。
       姚二姑老眼昏花,没看清眼前的那只猫是啥颜色,但那熟悉的叫声却怎么也忘不掉。姚二姑激动的朝那墙头上的猫喊道,花咪,快下来,想死我了,快下来叫我抱抱。
      晓春也喊道,快下来,我娘专程来看你呢!
      可是花咪猫朝姚二姑和晓春“喵喵”叫着,就是不肯下来,它担心主人抓住它把它也带到镇上去,它可不想去那个陌生的地方。这叫姚二姑伤心,才离开多久啊,怎么就生分了呢?十年的情分就是这个结果吗?
       晓春劝娘道,娘,猫咪跟您没生分啊,它这不是来迎接我们了吗?它是担心我们把它带到镇上去啊!
      也许是吧。姚二姑也安慰着自己。
      进院内看看吧,兴许能看到花咪猫的儿女们呢!
      姚二姑说着便往院子里走。晓春赶紧上前搀扶着娘走进院门,此时,悲剧发生了,花咪猫从门楼墙上跳往另一边的墙上时,踩翻一块破瓦,正巧落在姚二姑的头上,姚二姑哎的一声惊倒在长满荒草的院子里,被破瓦刮破的头皮淌出了几丝鲜血,吓得晓春慌忙弯下腰用左手托起娘的头,右手捂住伤口,一边安慰娘,说我们马上去镇卫生院,不会有问题,一边骂着花咪猫,说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娘牵挂着你们回来看你们却落下这个结局。
      姚二姑受到惊吓,心跳也加快了,加上又跌倒,感觉胸闷的都喘不过来气。她预感到今日可能回不去街上那个家了,兴许是要去那边与二春见面了,便艰难地对儿子说,快把我放到堂屋的地上,我不能死在屋外头,成个孤魂野鬼!
      晓春安慰着娘说,一点皮外伤,哪有那么严重啊!
      姚二姑摆手坚持要儿子将她抱进那没有屋顶的房子里。晓春拗不过娘,就去将车上的躺椅搬进了没有屋顶的屋里,然后把娘抱进屋里放在躺椅上,把半边的被子拉过来掩盖在娘的身上,然后轻声问娘,伤口还疼吗?
      娘好像睡着了,没应声。晓春也就没再问,看看娘头上的伤口,也不大,就是擦破了一点皮,伤口也不再流血。晓春就觉得娘的伤没有多大的问题,就静静守候在娘的身边。晓春心想,娘年纪大了,回来的路虽然不远,但对娘来说还是有些劳累,加上刚才的惊吓,精神上有点紧张,这才使娘身心俱惫,也许让她休息一下就会恢复原有的精神劲儿。那时我们再走不迟。
      花咪猫好像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蹲在不远处望着屋里的姚二姑,时不时还瞄一眼晓春,怕晓春冷不丁揍它一顿。它不再“喵喵”的叫唤,怕吵醒了老主人,它也想叫老主人这次回来不再离开,好叫它们娘儿仨有个依靠,不再孤单。
      太阳快到中午,姚二姑仍然在熟睡中,好像不愿醒来。晓春凑近娘的身边,轻声说,娘,我们回家吧,快晌午了。见娘没应声,晓春用手摸了一下娘的手,冰凉 。晓春心里发怵,又仔细看娘的脸,有些异样,嘴角有口水流出。晓春想起娘患有心肌梗塞的毛病,今天娘一高兴忘了服药,又被花咪猫踩落的破瓦砸到头而受到惊吓跌倒,可能导致老毛病犯了......
      晓春不敢再往下想,顿时心头一紧,又一惊,失声大喊一声:娘!
上一篇:婚姻也就这个样  [小说]
下一篇:《咵咵春秋那点事》第二章 隐公元年第五节 母子相见  [小说]
 
 
 
以下评论只代表评论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文学襄军网的观点和立场
 



此文章暂时没有评论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书籍诗选杂志刊物设计
小 说   散  文   诗  歌
小小说   寓  言   纪实文学
故 事   笔记小品   文学评论
 
·两袖清风仅薄薪水,胸怀四海
·原乡梅赋
·
·共产党人必须永远保持党的牺
·怀念杨志超
·沁园春 赞绿色襄阳
·书画修行,晓霞慈航——记中
·这里的山路连天阙
·从疲劳到癌症只需4步!
·微讲堂 让我们干得出彩
·四十年前盼过年
·老河口方言概说
·阳光总在风雨后
·惠随琳获评“襄阳好人”
·灭鼠运动
·漫谈枣阳城
·泉水寺记
·新集之战
·圣龙山顶访天池
·红三军挺进枣阳
 
·敬启
  被评文章:记忆中的那几棵树(散
·这是长篇小说《蒋西湖正传》
  被评文章:蒋西湖正传
·说说《守财奴》
  被评文章:守财奴
·短篇小说《守财奴》的自我介
  被评文章:守财奴
·初评《二十六味帝皇丸》
  被评文章:二十六味帝皇丸
·燃烧的渴望
  被评文章:燃烧的渴望[已由中译
·燃烧的渴望
  被评文章:燃烧的渴望[已由中译
·燃烧的渴望
  被评文章:燃烧的渴望[已由中译
·爱在流年
  被评文章:爱在流年[已由中译出
·方先生
  被评文章:文章标题不可查
·请教
  被评文章:文章标题不可查
·请教
  被评文章:安全第一
·在生硬冰冷中
  被评文章:诗一首:城墙上,一丛
·对《天问》的
  被评文章:端午节
·看不懂的诗歌
  被评文章:这样的诗歌竟然获得十
·都会出现
  被评文章:鸟,一直叫着
·风景太多
  被评文章:单眼皮
·是自己耕作出了问题?
  被评文章:一头牛为什么流泪
·把伤口埋进去
  被评文章:红薯秧节子
·树叶当作耳朵
  被评文章:《汉江诗歌》发诗二首
 
·与女俘虏的一夜情
·大医精诚
·转型中国—东莞进行时
·谁弄了村长的老婆
·世纪沧桑 Ⅲ:激情与光荣
·间焉集
·孝心
·又是槐花飘香时
·趣话创刊词
·一个真实的孟浩然
·小 马 之 死
·故乡断想
·一生
·突然发疯的女市长
·人生如戏
·看你还往哪里逃
·网站链接
·寿比南山的祝寿联
·周局长的两个可能
·罗老师(小小说)
 
企业专题片宣传片拍摄制作
 
注域名建网站
 
 
友情链接:万笛文化传媒  襄阳商务网  设计印刷→书籍杂志  英语翻译  专题片宣传片  襄阳市微视频微电影
文学襄军  网址:wxxj.xysww.com
主办:万笛文化传媒  电话:0710-3512788 13607272288(合作与建议)  QQ交流群:73186261 11848228  鄂ICP备05017038
E-mail:181265936@qq.com  技术支持QQ:181265936  合作建议QQ:759899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