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方式 ·留言板    
淇濆悍浣滃缃
您的位置→文章欣赏→文学评论
寓美于朴,史文并茂
作者:国林  发布时间:2016年1月12日  阅读数:1185  查看评论  

您,想知道1400年前至清末枣阳县城各个时期的模样吗?您,想知道枣阳境内的第一条通班车公路的前世今生吗?您,相信散文可以写得像诗,像小说吗?

那,就请您读一读李军先生的散文集《记忆》吧!

 

寓美于朴,史文并茂

——读李军先生散文集《记忆》的几点感想

杜本文

 

《记忆》这本书,共有35篇文章,或可称49节,20万字,我是一节不落地读过了。总体的印象是:寓美于朴,寓巧于拙,严谨雅致,史文并茂。

寓美于朴。说其美,不仅称其文字顺畅优美,更主要的是,他的文章表现出了一种人性美、生态美、和谐美,同时通过对他物、他人的描述,折射出了作者的心灵美。

《齐集》一文,是作者写自己作为火车站枣林高中卫生班实习生实习时的一桩往事,文章写得超朴直、超简单,但却给人以过目难忘的印象。文中的主人公是一个40多岁的大胖子病人。当作者把实习的第一针,扎向这个胖子“肥肥的臀部”,因为没扎好,“又用力推了推”针头时,胖子像触电一般地“叫道:嘿嘿嘿,怎么这么疼啊!”行文至此,人们已经可以想象胖子当时的难受劲儿了,并且还能想象胖子一定会发怒或是说几句不好听的话语吧。但作者紧接着的叙述并不是这样:“好在这是一个有修养的大男人,虽然被扎得疼了些,也叫喊了几声,却不曾进行让人厌烦的唠叨和埋怨。打过了针,他拉好裤子,然后笑笑走开了。”在这里,作者没有写胖子的闪光语言,也没有对胖子作过多的赞美。但一个宽容大度的仁者形象却跃然纸上。事过几十年后,作者说:“这件事还像昨天刚刚发生的一样,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清晰无比。”作者能这样对一个宽容者几十年念念不忘,不也正好说明,宽容精神已溶进了作者的生命中了吗?!宽容,是人际关系和谐的基础之一,赞赏景仰宽容者之人,自己必定是一个贵和宽厚之人。

《记忆》的诸多篇幅,如《白水源》、《乌金店》、《行走刘鹿路》、《拂去尘沙觅皇村》等,是写作者带着四辈人一起旅游的欢乐和谐情形,折射出“父慈、子孝;夫义,妇听;长惠,幼顺”的人伦道德美。又如,《厕所里的一粒米饭》等篇,折射出了“节俭治家”、“节俭兴邦”、“节俭养德”的传统道德美。再如《东郊》、《杨河》、《北堰的记忆》等篇,则凸现了记忆中的生态美。

这里只说说《东郊》。作者于文中说:“印象中,小的时候,东面我去的较少。去过而又印象较深的地方,那就是东郊”;“东郊即东郊水库”;“我们欣赏了坝外的景色后,又来到坝内观赏......那是一大片的鱼,是一群的鱼,它们显得很安闲。只是轻轻地在水中游动着,似乎连水花也少见”;“它们在水边不远的地方闲散地游动着,因为水太清了,鱼无论是在水面上游动,或是沉于水里游动,我们都能看到它游动时的细长身影。我当时仔细地看了,而且也看得清了,这样的一阵鱼,一大片的鱼,全部是黑鱼。这种鱼是被称为野鱼的鱼”;“堤下有许多的杨树、水杉、落叶杉、落叶松和冬青树木,均长得郁郁葱葱,颇有生气”;“涵闸下的一条水渠,向南蜿蜒地延伸着,不知通向何方,不知走向何地,只看到它于远方消失在岗峦沟壑之间,显得有些神秘。”看!这是多么美的地方啊!它充满着诗情画意。可以说,针对当下不少地方水资源和环境严重污染的现状,作者笔下呈现的这种美,不正是对“山青水秀”生态美的一种留恋与呼唤?

考据严谨。从某种角度看,《记忆》一书,绝大部分写得是史,有村庄史,城镇史,区域史,乃至国史。作者将史实、传说,与当地风俗人情、山川景物溶为一炉来写,写得细腻,写得逼真。除极少数事例需再行斟酌外,该书涉及史实的人物事件,考据较严,可称之为有疑必查,有惑必考。比如《东关码头》、《四大关响》、《寻访浕水堤》、《古迹赘述》等属于历史文化散文,作者所用的功夫是常人所不能及的。特别是《街市》一节,作者用力之勤,搜索之苦,堪称尤甚。为了找到枣阳城古今街道的对应关系,作者绞尽了脑汁,才弄清了民国时期续修的《枣阳县志》上所记录的中直街、大横街、前横街、后横街、北横街等8条各自对应的古今街道名称(有些街道现已不复存在)。对此作者说:“枣阳历史上的街道名称,一时于我来说,似乎成了一个谜,而解开这个谜底的钥匙,又藏在一个深不见底的谜宫里。我常常觉得,这个谜宫似乎让人们已经看到了它的具体存在,但要找到进入谜宫的大门,却比登天还难”;“许多时候,我只能于谜宫的外围而转悠着,但我并不甘心”;“我总觉得,既然志书上有着这样的记载,那么,它就应当有出处可查。只要我们循着记载的痕迹向上溯源,即使是再深的谜宫,我们也能找到谜宫的大门。”这不禁使人联想起做学问的三境界之一句来:“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但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作者苦苦搜寻之时,时间到了2014年新年里。“这是一个晴朗的上午”,作者最终在乾隆时期的《枣阳县志》上找到了现今对应的古街名。真乃是:“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着重写史一类的文章,最见功夫的,当属《漫话书院街》。作者从书院街的街名写到中国近一千三百年的书院文化,从书院文化联想到中国两千多年的教育传承。文中着重讲述了枣阳境内四所书院的兴衰更迭,并牵出了一系列与之有关的历史人物。可以夸张一点说,一篇书院街漫话,就是一部枣阳的书院史。

笔法独特。这要从两方面来说。一是他对事物的描写细腻且独到。比如他写《故乡的枣树》,写得既传神,又有独到之处。请看下面的几组文字:“眼看春到了深处,枣树才开始不慌不忙地从它那枯枝般的枝头上,将新芽儿慢慢地吐露出来,然后又慢慢地生长,等到麦子即将熟透了的时节,天气也开始热烈了,才把一个个细碎的白中带黄的小花儿,于新生的子条儿上绽放开来”;“枣花虽小,香气却浓,每当枣花盛开的时节,常会使整个村庄都笼罩在枣花的香雾里”;“到了七月底,逐步地使枣子变得圆润,光滑亮丽,颜色由青变成青白。待到八月中下旬(农历一般在七月中旬)的样子,枣子便由白变红变紫,先是一粒两粒,后是一枝两枝,再后是整树整树。如此,枣子就变得红彤彤、光灿灿,如同满树的珠宝一般,厚实的地方常压得枝头儿垂着,微风吹来,于初秋的阳光里耀动着火红晶莹的光芒”;“到了冬日渐近的时候,枣树早把脱光了叶子的枝杆,生硬地矗立于天空中,无论刮风下雨下雪,都显示出冰冷坚强的一面,保持着坚忍不屈的性格”。

又如,他笔下的“楝树”,则与常人所写的不同。本来,楝树是人们最司空见惯的树种,平时人们一出口就是“老楝树”或“苦楝”之称。可在《英雄故里寻访记》一文里,它却显出了“与众不同的非凡”,它是美丽动人的“尤物”:“眼前的这棵如伞似的大楝树,却显得枝繁叶茂非同一般,满树的果实,犹如一颗颗黄珍珠散落枝头,于秋阳里闪闪发亮,给人以无数的遐想”。

二是文章中设计的情节曲折生动,具有很强的可读性。如《百鹤堰的传说》和《吴庄》两文,讲述的是流传枣阳城东与城北地区的两则故事。这两则故事,写得既诗情画意,委婉动人,又曲折回环,荡气回肠。说实在话,我在读《百鹤堰的传说》时,老泪曾一度夺眶而出。事后想,真是奇了怪了,自己已是一大把年纪的人了,为什么还会这样多愁善感呢?后沉下心来一想,这是作者笔头的功力让我感动啊!这些泪,或许是为着那一对可怜的青年男女的爱情悲剧而流,也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笔法笨拙,顾影自怜而落泪吧!我当时还生出一个联想,这个传说与刘兰芝和焦仲卿的传说故事有异曲同工之妙,或可称是另一个版本的化蝶《梁祝》。现在,因为枣阳城市规模的扩大,将来的百鹤堰会踪迹全无,但有了这个传说的记载,“百鹤堰”的名字将会成为枣阳人记忆中的“不朽”。

从书中的一些文章来看,李军先生具有着小说家的潜质,善于联想,善设情节,善塑人物,善状景物,善于文字组合。你看,他能把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描写得跌宕起伏,一波三折。这里,我们不妨来个管中窥豹,看他是怎样写自己过年走亲戚于路上的过渡槽一事吧:“于这条行径的路上,河沟的上方,凌空飞架着一条窄长的渡槽”;“渡槽是用来引水的,平时很少有人从那里行走”;“但这时的我们,身边没有大人的管束,我们的心飞驰着,理想的翅膀飞翔着,然后,我们就异想天开,就不管什么危险不危险了”;“开始的我们也有些担心,怕一不小心就从高高的渡槽上掉落下来”;“但我们看到了渡槽下面长着的厚厚的茅草,由是我们就想,有了这些深深的茅草,即使我们落下渡槽,也只能落在深深的茅草上,而枯黄的茅草是柔软的,如同铺被一般,人落在上面,就像落在了被子上面”。于是,“我们”就决定从渡槽上走过去。然而当“我们行进到渡槽的中间,被悬在空中的时候,每走一步,我们的心都在向上提着,生怕一不小心歪了身子,就会头重脚轻地跌落下去”。最后,“当我们即将走近并走向对岸的时候,我们的一颗悬着的心虽然落了下来,但心脏还在怦怦地急跳着,过后好久才渐渐地平息下来。”这真是波澜骤起,时喜时忧,弄得入戏的读者,心也跟着起起伏伏。

我读过一个散文大家关于散文技巧与风格的一段话,他说:“散文却可以写的铿锵得象诗,雄壮得象军歌,生动曲折得象小说,活泼尖锐得象戏剧的对话。”对于这段话,过去的我没有怎么太在意,如今读了李军先生的书,我信了。 

上一篇:我也要开花  [文学评论]
下一篇:“打捞”故乡历史文化的记忆  [文学评论]
 
 
 
以下评论只代表评论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文学襄军网的观点和立场
 



此文章暂时没有评论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书籍诗选杂志刊物设计
小 说   散  文   诗  歌
小小说   寓  言   纪实文学
故 事   笔记小品   文学评论
 
 
 
 
企业专题片宣传片拍摄制作
 
注域名建网站
 
 
友情链接:万笛文化传媒  襄阳商务网  设计印刷→书籍杂志  英语翻译  专题片宣传片  襄阳市微视频微电影
文学襄军  网址:wxxj.xysww.com
主办:万笛文化传媒  电话:0710-3512788 13607272288(合作与建议)  QQ交流群:73186261 11848228  鄂ICP备05017038
E-mail:181265936@qq.com  技术支持QQ:181265936  合作建议QQ:759899098